周立波持槍該不該判罪背後 NBA在付出生命的代價

v\:* {behavior:url(#default#VML);}
o\:* {behavior:url(#default#VML);}
w\:* {behavior:url(#default#VML);}
.shape {behavior:url(#default#VML);}

Normal
0
false

10磅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CN
X-NONE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普通表格;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riority:99;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3.0pt;
font-family:Cambria;
mso-ascii-font-family:Cambria;
mso-ascii-theme-font:minor-latin;
mso-hansi-font-family:Cambria;
mso-hansi-theme-font:minor-latin;
mso-font-kerning:1.0pt;}

雖然美國人對周立波並不熟悉,但周立波的持槍案還是引發了國人的大討論,尤其是這涉及到了美國錯綜複雜的槍支法案,不管最終的審判結果如何,一個無法否認的事實是,槍支法案在美國依然是個敏感話題,就連NBA的球星們也在日益與槍支這個不穩定的因子聯繫在一起,甚至付出生命的代價……

2003年9月,傑倫-羅斯經歷了一件極為可怕的意外,差點丟了小命。當時他是個拿著千萬年薪的首發,在公牛混得還行。跟很多賺到大錢的運動員一樣,他一來洛杉磯總要去夜場逛逛。

但就在他玩得盡興、剛要離開夜店的時候,他遇上了槍擊事件。他聽到了九聲槍響,身邊的朋友臉上竟然中了一槍(後來大難不死),他奇跡般地毫發無傷,但徹底嚇尿了。

「那不是發生在什麼犯罪頻發的地方,而是布倫特伍德(註:洛杉磯西部的富人區)!」羅斯心有餘悸地說,「那群人就跟著我走出夜店,伺機攻擊。後來我才知道,當晚在夜店里有好幾個人都是被劫殺的目標。反正這件事就算沒讓我不敢出門,也讓我改變了自己的行事風格。」

自21世紀以來,被卷入槍支問題的運動員太多了。在羅斯遇襲一年前,保羅-皮爾斯也是在夜場找樂子的時候遭遇慘劇,被刺12刀,也是他命好,如果對方拿的是槍,如果刺到了要害,他這輩子可摸不到總冠軍了。

而在2010年夏天,洛倫岑-賴特槍殺案震驚了整個NBA。他在老家孟菲斯遇襲,在死亡之前曾經報警,接線員在聽到幾聲槍響後就與他失去了聯絡。而那些子彈穿透了賴特的頭部和胸膛,驗屍報告認為他在幾秒鐘內就被奪走了生命。直到現在,賴特之死還是個謎,但可以確定的是,他生前與當地的黑幫分子有關係,而他的死亡,只是孟菲斯當年89起謀殺案中的一起。

undefined

去年5月,年僅23歲的鵜鶘後衛布萊斯-德吉安-瓊斯就因為在達拉斯找前女友的時候走錯了房間,就被槍擊身亡。他才跟簽完鵜鶘三年合同,生涯才剛剛開始。

·從褒到貶「幫派」

上世紀在NBA打出知名度的球星,有很多人的出身並不好。他們來自街頭的貧民窟,從小見慣黑幫分子、槍支、毒品和屍體,不被牽扯進去才是奇跡。

就像賴特一樣,當他們大富大貴後,往往會有一群人把他包圍在一個小圈子里,變成了一個「幫派」。這些人或是他的手足,或是他的發小,緊緊保護他的利益。賴特就管自己的幫派叫「the Wright Stuff」,艾弗森、加內特、勒布朗、杜蘭特、羅斯等巨星身邊全都有這樣的小團體。

只不過,現在時代不同了。勒布朗的小團夥被菲爾-傑克遜稱作「幫派」,結果一下就被扯到了種族問題上,這個詞已經完全是「政治錯誤」了。

但這都是表面文章。身價億萬的球星所面臨的未知威脅太多了,他們都需要有一個自己信任的「幫派」,而在「幫派」之外,他們更需要安保。去年,勇士總經理鮑勃-梅耶斯就擴招了大批保安,專門保護史蒂芬-庫里的日常出行。

undefined

一線巨星們不管是平日出行,還是出國做商業活動,身邊總是跟著大批保鏢。科比陪家人去一次迪士尼,身邊都要跟著一個團隊。只有確定不會拋頭露面的情況下(比如去歐洲或海島度假),他們才可能做回「普通人」。

「曾經,運動員們可以徹夜狂歡,不用擔心被曝光在社交媒體上。」羅斯說,「但現在,他們沒辦法保護隱私,每條簡訊、每張照片、每封私信都可能被曝光。」

而這些東西,都被曝光在一個槍支合法的社會,危險系數自然也會被放大。

·總統管不住

美國社會的槍文化是根深蒂固的,根據2011年的統計,34%的美國成年人有槍,47%的家庭有槍。認為持槍是「天賦人權」有其理由,因為這是寫進憲法修正案第二條的(「人民持有和攜帶武器的權利不可侵犯」),堪稱是美國的「立國精神」,一個多世紀以來都沒變過。

但另一方面,槍支暴力在現代也逐漸成了美國社會的重大公共議題。最明顯的例子:亞伯拉罕-林肯,詹姆斯-艾布拉姆-加菲爾德、威廉-麥金萊、約翰-肯尼迪四位總統都是被槍殺的;羅納德-里根也遭遇槍擊,但撿回一條命。

undefined

而在過去一年,美國發生了太多與槍擊有關的流血慘案。當社會和制度在鬧劇一般的大選中被撕裂,當「9·11」的遺留問題越來越嚴峻,當種族、性別的矛盾和仇恨被激化,槍支的高保有量也成了炸藥桶一樣的存在。根據FBI的數據,2014年共有8124美國人被槍殺。

去年的奧蘭多慘案,一場襲擊就奪走了49人的生命。NBA總裁蕭華在紐約跟著總部的員工一起上街為LGBT群體爭取權益,紀念逝去的人。事實上,美國槍支暴力問題確實有其異常性。

下面的圖表就是假設西方發達國家的人口與美國相當的情況下,平均每天的槍擊案次數對比。

undefined

2012年,歐巴馬在競選季上就已經提出了槍支管制的問題(因為當年在《蝙蝠俠:黑暗騎士崛起》上映期間,科羅拉多州一名槍手扮成「小醜」,沖進影院大開殺戒),力撐自由派的媒體(比如《紐約時報》)也開始呼籲控槍,但政府依然難有實質性作為。

2013年,康妮狄格州小學又發生槍擊案,歐巴馬責成副總統拜登主管成立「控槍特別委員會」,想要在立法上有所突破。但這控槍法案最終沒能通過參議院投票,令歐巴馬憤怒地說:「這是華盛頓恥辱的一天。」

去年1月5日,歐巴馬在白宮演講上表示,他將發布行政命令,要求更多槍支銷售商須持有執照,並對更多槍支買家實施背景調查。在談到頻發的槍擊慘案時,他一度落淚。

undefined

但他的做法也引來了很大的反對聲,最響亮的就來自共和黨和槍支協會。兩黨之爭、聯邦與州政府博弈、利益集團遊說以及民意反復讓計劃不斷經歷擱淺-重提的循環。

·文化根基

1990年,蓋洛普(Gallup)的報告稱,近80%的人認為槍支管理法律應該「更嚴格」。然而到了2010年,僅有44%的美國人希望實行更嚴格的槍支管理法律,而持反對意見的人的比例則為54%。

為什麼美國人不支持槍支管制?社評家們給出了各種理由,比如民主黨政客的膽怯,比如電視新聞總是「只要有流血就要上頭條」的報導方式讓更多人覺得需要用槍來保護自己。

更根本的是,美國政治歷史的習慣趨勢:基於個人權利的觀點總是勝過提倡社會責任的呼籲。這種趨勢跨越了左派和右派之間的分野,人們傾向於將槍支管制同社會自由聯繫在一起。

日益增強的個人主義,倡導權利的討論戰勝了其他的道德和政治觀點。美國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就曾批評歐巴馬控槍只是削弱美國人的權利,而不是打擊恐怖主義。

這就是美國的「保守」,凡是觸碰到憲法精神的問題,都得「上綱上線」。歐巴馬也是在任期末尾才拿出了一點強硬的態度,照樣被噴得狗血淋頭。

另外,美國每個州對於合法持槍的規定不盡相同。比如在持槍牌照最多的德克薩斯,去年就立法允許已獲持槍許可的人在公眾場合攜槍。這是尊重當地人們的歷史傳統,就像碧昂斯在「Daddy Lessons」里形容自己的德州父親「一手拿著聖經,一手拿著來復槍」,這就是德州男人的經典形象。

undefined

而在紐約州,購槍流程就很麻煩,購槍者必須親自到店里填寫一份17頁長的許可表,交340美元申請費,另還有89.75美元的指紋記錄費。購槍者須提供社安卡原件、出生證明、2張近期彩色照片等文件。在美國居住未滿7年的申請者須提供2封證明品格的推薦信。年齡要求21歲以上,而且購槍後必須在72小時內完成註冊。

目前,美國只有四個州徹底禁止民眾公開持槍,分別是紐約州、佛羅里達州、伊利諾伊州和南卡羅萊納州。

undefined

而且,不同地方對於槍支類型的限制、登記都有不同要求,法律條文多如牛毛,程序繁瑣,也難怪經常會有人陷入非法持槍的醜聞了,比如最近被逮捕的周立波。

在NBA,球員也各種花式「作死」,連比爾-拉塞爾在2013年都因非法持槍在西雅圖機場被逮捕,而最有名的,無疑就是「大將軍」吉爾伯特-阿里納斯了。他竟然把無註冊牌照的槍帶進了巫師球館,還拿槍指著隊友,不但違反NBA規定,也違反了華盛頓州法。

undefined

·無辜的犧牲者

美國文化認同民眾持槍,大部分地區的管制也相對寬鬆。公民有保護自己的權利,但這份權利也有「附帶損害」。

就像可憐的瓊斯,他當時並沒有闖進罪犯的家,當時那位主人(正是德州人)正在睡覺,深夜有人闖門,他想也沒想就自衛開槍了,瓊斯的家人後來也並未提起訴訟。這種悲劇,在光天化日之下已經屢見不鮮。

美國心理學博士哈里-愛德華茲分析稱,當今的職業運動員所面臨的人身威脅是前所未有的巨大。「因為社交網路和槍支泛濫,越有名的運動員就越容易引來注意。比起六十年代,現在持槍的人太多了,幾乎每個家庭都已經武裝到牙齒了。」他說。

瓊斯的悲劇,在於他沒有足夠的防范意識;而羅斯遭遇的槍擊案,是他根本無法控制的,只能靠增加安保人手作為預防手段。

而NBA作為一個「白左」主義聯盟,一直站「反槍」的立場。2015年,聯盟在聖誕大戰中的公益廣告就是反槍支暴力,史蒂芬-庫里、克里斯-保羅、卡梅隆-安東尼都出鏡講話。

undefined

在去年的ESPY頒獎禮上,詹皇、韋德、保羅和安東尼也再次呼籲反槍支暴力,勒布朗說:「在這些暴力事件面前,我們感覺到無助和沮喪。」

如今新總統特朗普已經正式就職,他將如何處理這一日益激化的矛盾,所有人都在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