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聯經紀人被公司開除 貪財?他仍在NBA權勢熏天

最近,美國的經紀人圈子發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新聞,故事的主角各位國內球迷都有所耳聞:易建聯的NBA經紀人丹-費根,遭到了所屬的經紀公司獨立體育娛樂(下簡稱為ISE)的開除,並緊接著將他告上了法庭。

undefined

在此之前,費根是ISE的籃球業務負責人。ISE對費根的起訴包括:從公司偷走客戶和員工到自己的小公司(費根體育)里,對公司不忠誠不道德,進行不公平競爭,甚至鼓動ISE的雇員與自己一起抵制公司。此外費根還濫用公款,用公司的錢收買人心,好為他自己辦事。

費根本身就沒把公司放在眼里,公然叫囂「我根本不在乎公司」,並且不接受公司調遣,擅自挪走公司2000萬業務啟動資金,甚至連CEO的電話也故意不接。而在過去兩年間,他先後遭到德懷特-霍華德、德安德魯-喬丹和沃爾三名重磅球員的解雇,讓ISE遭受了巨大的損失,也導致忍無可忍的ISE做出了掃地出門的決定。

在2017年3月10日,ISE曾主動提出願意和費根協商,但費根完全無視ISE,雙方的關係也降至冰點。10天後,ISE決定聘請前太陽球星,剛剛卸任8年薩克拉門托市市長工作的凱文-喬韓森接替費根的工作,凱文-喬韓森將全權負責籃球方面的業務。

對此費根很快給出了自己的回應,他說,「ISE的聲明真是震驚,他們明明昨天還給我提供了一份長期的大合同。當然我因為各種原因拒絕了,這些原因包括我對目前他們的高層的不滿。同樣通過媒體,我聽到他們還起訴我,這更讓人震驚了。顯然,ISE擔心很多客戶和經紀人跟著我走了,所以盡全力在阻止這件事。我對我的境況很有自信,如果法院受理起訴,我會盡全力證明ISE是錯誤的。」

顯然,如今的情況兩方已經徹底撕破臉,ISE騎虎難下,費根卻有恃無恐——畢竟球員資源都掌握在他自己手中,旗下球員也樂意聽他的,ISE在費根和他旗下的球員看來,無非是空中樓閣,對自己毫無限制可言,更談不上忠誠。於是故事的發展無論官司走向如何,最終也一定是費根如願拉走旗下所有球員,ISE則元氣大傷,NBA這條線幾乎被徹底掏空。

undefined

這恰是費根留給世人的最顯著印象和既定標籤:為達到目的不擇手段,為人奸詐狡猾卻又令人無計可施。他是不成文規定的破壞者,卻在法律和規則面前嚴格恪守;他有一套自己的行事風格,而這套行事風格往往並不是謀求互利共贏,而更多程度上,將合作方推到了對立面。

當然,這也是他多年來,能在NBA立足,贏得不少大牌球員信任的原因。當然,如今的NBA早不是當年埋頭工作,不使壞挖牆腳的年代,如里奇-保羅等經紀人團體已經令球隊恨之入骨卻只能言聽計從。不過費根作為第一個規則破壞者,因為他鮮明個性而製造出的「事跡」,卻也能看出他的經紀人生涯一路走來的軌跡。

最早為人熟知的自然是易建聯選秀時的故事:拒絕球探前來觀看,也跳過了多名參選球員聯合對抗的環節(實際在此之前費根曾邀請了預測順位較低的賽迪斯-楊與易建聯一對一單練,但結果相當不盡如人意),僅僅對著一把椅子單練,給易建聯帶來神秘色彩最終拔高預測順位的同時,也被打上了「椅子男」這樣相當不友好的綽號。隨後費根高調表示不會前往密爾沃基和明尼蘇達試訓,還態度強硬地要求兩隊不要選他,「選了也不會去」。最終公鹿「報復」般地選中了易建聯,而灰狼方面表示,如果公鹿不選,他們也會截殺,總之易建聯心儀的第八金州和第九芝加哥,是肯定無緣的。

易建聯的中方團隊恐怕不清楚新秀只能去選中的隊伍報到這條規則,但費根肯定不會不知道,但在選秀那一刻起,他的目的已經達到:第六順位的薪水要高出身後順位一截,按照4%的行規傭金,幾萬美元輕鬆落入囊中;並通過對中方市場和政治角度的造勢,讓威斯康星州州長親自前來邀請易建聯加盟——雖然「首發條款」只是傳言,但易建聯出道即首發是不爭的事實,只是後來因為個人球風、融入度和傷病等多方面因素,易建聯並沒打出符合順位的表現,新秀合同結束之後便離開了聯盟。

然而費根並非對他不盡力,在當時已經無人問津的易建聯,還是被費根以霍華德為誘餌,「強塞」給了小牛隊。而在去年夏天,與湖人的這筆令全球NBA從業者燒壞腦細胞的「800萬分段保障合同」,也足以看到費根的野心和膽量。

undefined

如果說易建聯這邊有點玩脫,或是說易建聯的實力與費根吹出的巨大氣泡相去甚遠,那麼盧比奧能有今天在聯盟的地位,首先要感謝的便是費根:易建聯的事情依然千夫所指,費根卻不為所動,故技重施再次不去小城市球隊。這次灰狼截胡,費根當即表示盧比奧要2年後才會登陸NBA。反過來以灰狼6號秀選的弗林反過來將了一軍;直到灰狼完全答應了費根的所有不合理要求(核心許諾、預留號碼以及提早2年的預熱宣傳),這才姍姍來遲。顯然盧比奧的表現距離費根造出來的那位超巨差距也極大,但正是出道即成特權球員,盧比奧才能到現在,依然穩坐灰狼隊長兼頭牌球星位置,屢次傳出流言但又迅速止住風聲。

當然,費根的許多舉動同時也在玩火,上文的聯合截胡已經有過預警;但牽扯到球隊內部人事敏感話題,作為經紀人還要插上一手就明顯越軌了。在灰狼時期,一方面為了扶正盧比奧,一方面為了打壓另一位經紀人大鱷施瓦茨,費根指使旗下的盧比奧、巴里亞、布魯爾孤立施瓦茨旗下的勒夫,甚至還有主動挑起爭端的情況發生。人員式微加上不開心的勒夫最終出走,費根和施瓦茨也因此成為死敵,二人的爭鬥持續了近十年之久。只是當時的灰狼管理層過於暗弱,被兩位大牌經紀人牽著鼻子走,恐怕也是加內特離隊後12年不進季後賽的重要原因之一。

當然,如果只能用陰謀詭計,費根也不可能在NBA經紀人圈子摸爬滾打這麼多年,自然也有個人的本事或言「魅力」在其中。如之前易建聯和盧比奧的例子,雖然產生了連鎖的不良後果,但本質上,費根還是盡心盡責地站在了球員角度,謀求了最大的利益。能讓球員賺到錢滿足理想的經紀人一定是好經紀人,這也是他能吸引眾多球員主動來投,並敢於跟ISE撕破臉的自信所在。

眾所周知,球員合同的傭金抽成,行規便是4%,幾無差別。但經紀人除了負責合同條款,還有負責形象推廣,包括日後拿到其他商業廣告合同等事宜,那些的傭金可達10%甚至更高。而對於球員來說,有時候商業合同並不比薪水差多少。也正是對北美體育界的爛熟於胸,費根才敢去接一些海外球員,或者是商業價值有疑問的球員。而他往往能談下來不可思議的合同。

undefined

最典型的例子便是巴西中鋒內內:2005-06賽季揭幕戰,內內在對馬刺的比賽里只打了3分鐘,便傷退離場。最終檢查出的結果是右膝十字韌帶斷裂,整個賽季報銷。然而一個賽季結束後,費根硬是從金塊那里談下來一份6年6000萬肥約來,而當時的內內僅僅是坎比和肯揚-馬丁身後的第三內線;23歲即遭遇嚴重傷病,依然能拿到6年合同,2年後內內又因為連續的小腿拉傷、睪丸癌和腹股溝拉傷缺席66場。但在2011年夏天,此前僅全勤過一年的內內,又拿到了5年6700萬的合同。

及至今天,內內能夠被費根安排到火箭擔任替補中鋒,34歲在西部前三的隊伍每場打17.5分鐘,拿一份290萬合同,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起碼內內能有今天名利雙收仍在NBA發光發熱,費根起到了極其重要的作用。

另一位當年並不起眼的旗下球員則是同樣來自巴西的瓦萊喬:2007年夏天,上一年6.8分6.7籃板的瓦萊喬因為和騎士合同沒談攏,一直拖到12月5日才勉強匹配了山貓開出的報價合同,2年1110萬留在了騎士。為此勒布朗還特意替補出場,不讓主場球迷噓瓦萊喬。費根的逼宮已經到了影響球隊正常比賽的地步了;2年後,費根如願給瓦萊喬謀得一份6年5000萬的肥約,並在5年後提前續約3年3000萬。而在2014年續約時,瓦萊喬已經年滿32歲了。狀態下滑是不爭的事實,這份合同放在弱旅騎士身上也還過得去,但爭冠隊騎士顯然無法承受,於是他們還是放棄「情懷」將他倒貼處理掉,這份明顯不符身價的合同,自然也是費根的得意手筆。

有得必有失,也可以說人品守恒,這兩年費根相當不順:或許是他過分相信自己那一套,完全操縱球員心態,把自己當成主宰並不考慮球員本身喜好。在2012年夏天,費根有意將霍華德送到小牛,或者留在湖人,最終霍華德自己決定前往休斯頓,並當即炒掉了費根;2015年夏天,費根慫恿小喬丹離開快艇,前往達拉斯,最終是快艇眾將留下了小喬丹,費根則又一次遭到了解雇。

由此看來,費根對庫班的確是「真愛」。庫班如其所願幫了幾次忙,費根也樂意報答,並終於在今年交易截止日把諾爾操作來了小牛,滿足了送來一個中鋒的願望。不過既然是生意人,談感情傷錢,今夏續約到底要多少錢依然是個謎,但以費根的脾氣,友情價也不能讓步多少。

undefined

至於費根第三次被炒魷魚,則和商業有關了:沃爾無論放在誰手里都是頂薪。但同為一家球鞋公司的代言人,沃爾對自己的代言金額只是哈登的三分之一相當不滿,費根打算努力要到750萬年薪,但哈登的13年2億依然對沃爾來說是巨款。自認為商業價值不輸哈登的沃爾認定是費根不作為,將其炒掉轉投勒布朗經紀人里奇-保羅旗下,希望以此可以大幅提高商業身價。

undef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