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不出那陰影!快艇沉淪因火箭 遭3-1逆轉成心魔

在這個3-1領先被翻盤的慘劇遍地暴走的年代,快艇在2015年季後賽對火箭的崩盤依然是那麼地奇葩,它堪稱是當代NBA掉鏈史的開創性時刻,是自2006年單核科比所在的湖人面對太陽葬送了3-1優勢以來最酷炫的崩盤了。可能沒有上賽季西部決賽勇士對雷霆連勝3場的逆轉來得那麼血脈賁張,也沒有「總亞王哭泣巨嬰勒布朗」和他的騎士強行逆轉拿下總冠軍那麼高能和激動人心,但火箭對快艇的逆轉已成為一個殘酷的、持久的訴狀,控告著一個教練和一群球員。

快船進不瞭西決都

常規賽收官階段,快艇連輸3場,最後撈到全員輪休的騎士當救命稻草(沒有勒布朗、厄文、勒夫,讓NBA和它的轉播商大動肝火),為那些情緒糾結緊張的洛杉磯人民贏了一場放水之勝。在連敗中,他們首先輸了一場激烈的卡位戰,輸給有可能是首輪季後賽預演的對手爵士。賽前保羅還放言,說戈貝爾這人能打球是沒錯,然而就是話太多。之後,他們在主場表現稀爛地輸給了公鹿,最後時刻格里芬的「嬰兒勾手」被公鹿3人死亡纏繞,而斯貝茨在邊線出現大空位卻沒人搭理。再就是在客場丹佛,他們的比賽終結得也很鬧心,這是背靠背第2場,他們沒上格里芬和小喬丹,對面約基奇砍了個17+14+11的三雙。

那場賽後,雷迪克說:「我都搞不懂我對這支球隊還能有什麼期待了。反正——我們眼下處在一個糟糕的境地。」在被問到從這支快艇身上看到什麼樣的未來時,他回答:「我料定我們會有糟糕至極的防守。這就是我對我們球隊未來的看法。鑒於目前我們所處的局面,我覺得這一點是可以相當肯定的。而除開這一點,我真心預計不到什麼其它的東西了。」

其實呀,盤旋在這些失利上空的、纏繞這支俱樂部很長一段時間的,是那場G6的崩盤——現在這已經成為這個俱樂部DNA的一部分了。不論何時,一個快艇球員犯一個錯誤,投個籃打了鐵或是進攻亂打,要麼防守漫不經心,慢慢吞吞,精疲力竭,比分膠著起來,等等,這通通都是那場G6的地心引力在發揮作用。

季後賽是一支球隊展示他們真正性格的舞台,而快艇則充分暴露了他們的脆弱。雷霆被逆轉,客觀上講,他們是輸給了一支超級勇士。勇士輸騎士,一是對手陣容中有一個地球上最強大的球員,二是他們遇到堪稱系列賽轉折點的一次禁賽,也就是格林的禁賽,這讓勇士付出了代價。而快艇呢?他們什麼理由也沒有。他們連一塊可以躲藏的遮羞布都沒有。

帳面上,他們完全是大家設想的樣子,只除了沒有「死亡5小」和「勒布朗」,他們的陣容根本不輸其它任何隊。保羅、格里芬、小喬丹的三巨頭核心組,除了奧克蘭那支球隊外,再沒有哪支隊伍的核心陣容比他們更強。雷迪克是標準的無球進攻狙擊手,是三巨頭的完美互補拼圖。道格-里弗斯是NBA現役6位帶隊奪冠過的主教練之一。盡管他們在尋找一個合適的小前鋒問題上長期掙扎,但快艇還是可以輕鬆拿到50+勝場,這點他們從2013年來就一直沒斷過。就是防守端,快艇在季初也是排名前列。

人們常說,你只能操心自己能控制的事,然而快艇無法控制的是運氣。每個賽季,運氣總會作祟,吞食掉一支球隊早早定下的最完美計劃。上賽季的NBA總決賽,某種程度而言,毀在了史蒂芬-庫里滑倒的那一灘汗水上。而2013年,如果勒布朗那絕望一扔的3分球反彈到的是一個馬刺球員而不是克里斯-波什,那就沒有雷-阿倫接下來投進的NBA史上最關鍵球之一,也就沒有馬刺的加班了。

如果凱文-加內特,這個綠軍史上最窒息防守的核心人物在2009年2月沒受傷的話……如果苦求冠戒的卡爾-馬龍沒有在2004年總決賽受傷的話……如果2002年國王大戰湖人的G6前裁判們沒有服用LSD的話……如果1999年NBA停擺沒有發生的話……如果1994年奧拉朱旺對約翰-斯塔克斯慢了一小步的話……

沒有人喜歡這樣的討論,特別是勝利的一方。但運氣永遠是一個決定性的因素。

快艇在2015年經歷的罕見崩盤對他們來說就像被炸彈襲擊,它在這個俱樂部的精神層面炸出了一個火山口。我是說,這是一次讓一支球隊的自我信念出現裂痕的失利,這是一次讓球迷們改變對球員原有看法的失利,這是一次改變球員之間彼此看待對方方式的失利。這種失利太過於羞辱,甚至於需要用一場災難來形容它才貼切。

快艇明明那麼接近贏下一個系列賽,可最終依然輸了。最後7分鐘,快艇領先12分,哈登在場下坐著,而快艇選擇在場上消磨時間,而不是趕盡殺絕。他們的膽怯暴露無遺。投籃開始不中,保羅和格里芬都想接管比賽,而約什-史密斯則全面開啟維京海盜殺戮模式。

所以,災難之後,你要如何卷土重來東山再起?

快船進不瞭西決都

殺死惡龍

快艇有三大惡龍:2個算是小boss——一個是火箭,另一個就是打入西決。還有一個則是會噴火的大惡龍——金州勇士。快艇如果可以晉級,這就意味著他們會在第二輪遇到勇士。而擊敗勇士,創隊史紀錄地首次殺入西決,這將震動全聯盟,也將一舉除掉他們的心魔。

當然,快艇對勇士已經是10連敗了,甚至要追溯到2015年。對了,網路上還有不少新出的保羅新近又輸給水花兄弟的搞笑動圖。

而比輸球更糟糕的是,快艇打起比賽來好像知道他們必輸勇士一樣。但是,擊敗死敵的霸權統治正是在NBA里一支球隊通往成功的必經之路。像1981年和1982年,「微笑刺客」托馬斯和比爾-蘭比爾加入活塞後終於組建成「壞小子軍團」,但他們一直沒進東部決賽,直到1987年,他們3季內第2次被賽爾提克淘汰出局。兩年後,活塞成為了總冠軍。在1988年、1989年、1990年,他們連續送喬丹所在的公牛回家釣魚。而之後,公牛也是終於找到辦法擊敗活塞,翻越這座大山,拿到他們的首個總冠軍。

現在這已經是一個完全不同的聯盟了,合同更短,薪水帽是硬的,真正的自由球員市場是很難讓人留住年輕有天賦的核心球員的。雷霆留了杜蘭特和維斯布魯克一起8年,加上伊巴卡則是7年。勇士近來的成功則虧欠庫里拿的那份白菜合同太多。

不過,也有馬刺這樣的球隊,通過成功挖掘開發角色球員來補充他們的體系,從而形成統治。當一支球隊的管理層盡到他們的職責,球員們也盡到他們的工作義務時,超級巨星們自然會覺得降點薪金沒什麼不爽的。但是現在,有哪個人覺得快艇這些自由球員會樂意接受降薪嗎?

快船進不瞭西決都

不破不立

有時候,去除一次精神毀滅式失利留下的污點的唯一方式就是打破那套陣容,重新組隊。還記得1993年尼克和喬丹所在的公牛之間進行的那場著名的G5,查爾斯-史密斯最後讀秒時刻那絲般順滑的上籃被一次又一次地拒絕、拒絕、再拒絕、再再拒絕。

尼克迷們再也無法正視史密斯了,當他上場比賽,麥迪遜花園就會噓聲四起,而每當他犯了一個錯誤,或是投失一球,這些噓聲就會震耳欲聾,響徹雲霄。史密斯餘下的尼克生涯打得就像一個精神受創傷之人。2年半後,他被處理掉,當成籌碼換了些人。對於每一個涉及其中的人來說,這是最好的解脫。

快艇現在馬上要面臨一個分叉路,格里芬、保羅都有提前跳出合同的選項,這允許他們在今年夏天成為完全自由球員。選擇哪一個方向來走是很複雜的問題。格里芬已經進化為一個結合出色的運動能力、組織進攻能力、靠譜的投籃手感於一身的球員。保羅依然還在聯盟最頂尖的控衛之列,而這個時代控衛這個位置的重要性已升到一個空前的高度。

根據專家凱文-奧康納的分析,在里弗斯執教時代,快艇在保羅在場上而格里芬不在場上時,他們是更好的球隊,因為在這種情況下快艇在淨分差、真實投籃命中率、助攻比數據上都強於格里芬在場上而保羅不在場上的情況。這兩個球員近來都有傷病問題,不過保羅已經31歲,他比格里芬大了3歲。

快船進不瞭西決都

走好,里弗斯

除開波波維奇例外(還有2006年的帕特-萊利,盡管具體情況上存在極大的不同),主教練加總經理這種設定是拿不到總冠軍的。這兩種工作任一種都具有它們各自的高難度,就從人事經驗來說,我可以肯定地告訴你,多重身份會導致一個人愛走捷徑。這就是為什麼我發現里弗斯喜好簽他的舊部以及那些在對上他時曾打出過傑出比賽的球員的原因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