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6告訴你什麼是巔峰帕克 叫聲超級PG勉不勉強?

一:

帕克第一次讓人感覺他能扛起馬刺做老大是在2008-09賽季初,第四場比賽,他在對陣狼隊時一個人砍了55分。然而就在大家感嘆法國小跑車終於要接班鄧肯之後沒多久,帕克就因為勞扭傷左腳踝休息一個月。

那種感覺就像是:「嗯……還是不能太勉強。」

G6告訴你啥是巔峰帕克 叫聲超級PG勉不勉強?

「勉強」,這好像是一個形容帕克特別準確的詞——剛進入聯盟時,帕克勉強可以打打首發。打總決賽了,帕克勉強沒被基德刷爆。之後帕克開始勉強可以進全明星。2007年他勉強搶走FMVP。再後來,帕克終於勉強擠進了常規賽MVP的討論……

所以我們來討論一下,巔峰期的帕克和艾弗森(或者納什、基德、比盧普斯、阿里納斯、韋德、巴郎-戴維斯、保羅、德隆、羅斯、維斯布魯克……)比,誰更強?

好像都勉強可以一戰,但是……

二:

2011年季後賽首輪是帕克坐實了勉強一詞的系列賽,在鄧肯被蘭多夫壓制,吉諾比利火線復出狀態不穩的情況下,帕克撓癢癢一樣的攻擊輸出根本打不透灰熊的防線,結果就是馬刺2-4慘遭灰熊黑八。

因此兩年後當馬刺西決再遇到灰熊時,人們自然有理由去懷疑帕克和馬刺:鄧肯又老了兩歲,而灰熊戰力比當年強了兩檔,那馬刺的殺手鐧是……帕克?

當時哪怕連最死忠的馬刺球迷也會認為,「這輪系列賽,注定又慢又長。」

然而馬刺4-0橫掃。

G6告訴你啥是巔峰帕克 叫聲超級PG勉不勉強?

當然,從事後諸葛亮的角度,球迷和專家們能找出很多細節來證明馬刺的變化——比如終於健康的吉諾比利重新填滿了球隊板凳,萊納德的運動能力和靠譜程度都比傑弗森強得多,斯普利特和邦納出人意料的搞定了雙熊,皇阿瑪三分簡直無情等等等等……但真要如實評價,你不會比你的對手表現的更客觀。

為了阻止帕克,有人給馬刺隊打匿名恐嚇電話,說要要他的命。

在孟菲斯最棒的法國餐廳,主廚拒絕為帕克做飯,理由是餐廳里沒有足夠的桌子。

在刑房主場,灰熊的球迷準備了十幾個伊娃(帕克前妻)的頭像打橫幅不停揮舞干擾帕克罰球

然後?帕克幾乎罰進了整個系列賽全部的罰球,並在第二場比賽里送出了比得分還多的18次助攻,第四場,帕克末節11分全場37分,徹底幹爆了康利(第四戰只有9分,整輪系列賽只有38%的命中率),酣暢淋漓的送了灰熊回家——場均24分9助攻,命中率53.9%,數據說明,帕克無解。

10天後,帕克在邁阿密命中了那記「距離進攻時限還有16毫秒」的拋投準絕殺,總決賽,1-0

G6告訴你啥是巔峰帕克 叫聲超級PG勉不勉強?

三:

也許在鄧肯滑落巔峰,到萊納德重新接管的這段時間里,馬刺真的有一個帕克時代。

2011-12賽季,就是被黑八之後的那個賽季之後,拜馬刺出色的戰績所賜,整個賽季MVP榜帕克都沒有跌出過前十。但你得承認,相較帕克的數據,賽季末記者投票他MVP排名排前五高的有些離譜,場均18+8……看上去好像還沒有中鋒朗多的籃板數耀眼。

而且,馬刺這種被黑八的球隊,難道不是聯盟第一偽強隊嗎?

在當時,NBA被拿出來和帕克比較歷史地位最多的人是比盧普斯——同樣有一個FMVP,同樣有著巔峰期場均18+8左右數據的控衛,人們計較帕克不像比盧普斯有傳奇一樣的生涯,有震人心魄的三分,有被交易之後馬上改變一個隊的能力。但沒有人意識到,這樣的比較實際上有某種蓋棺論定的意味,仿佛當時帕克整個職業生涯也就這樣了一樣。

但一個賽季以後,帕克刷出了堪比巔峰斯塔德邁爾的禁區得分效率,全聯盟開始注意到了30歲的跑車正在成為GDP里最鋒利的矛,所以他理所當然成為了防守重點關照的對象:肘擊,黑腳,踩踏,直到他因為腳踝扭傷再次休戰一個月。

「靠,我覺得自己簡直就是艾弗森。」在談到傷病時,帕克自己吐槽說。

「能讓他休息真的太好啦,這以前是我的特權。」鄧肯面無表情的說。

G6告訴你啥是巔峰帕克 叫聲超級PG勉不勉強?

接著就是上文提到的那年季後賽,帕克打出了3個場均20+的系列賽,讓馬刺在所有人都不那麼看好的情況下奪得西部冠軍,然後在腳踝和腿筋反復扭傷的情況下強行打完總決賽。

然後7場惜敗。

然後帕克選擇保守治療,強行打了一個歐錦賽,終於拿到了一個冠軍。

然後帕克那並不明顯的巔峰,和他作為馬刺話事人的時代,就這樣平穩又安靜的結束了。

四:

人老不以筋骨為能,今年對陣灰熊的前三場,帕克被康利徹底打爆了——場均11+1+1對比場均20+3+7,絕對意義上毫無死角的被爆,更別說第三場被零封(職業生涯首次)的尷尬。

G6告訴你啥是巔峰帕克 叫聲超級PG勉不勉強?

遙想四年前……算了,四年前帕克掙的比康利多500萬美刀,而現在康利賺的錢大概等於帕克+吉諾比利的總和。

第四場,萊納德一個人砍了43分依然輸球,馬刺被評為史上最不像馬刺的馬刺,於是第五場出來帕克上來三分就進了倆,這……什麼鬼?

很少有人注意到,在這個朗多場均都要扔2個三分的時代,帕克這種純靠突破流的打法有多復(過)古(時)(本賽季帕克場均只投1.1個三分,出場超過25分鐘的後衛里只有羅斯和76人的麥康奈爾投的更少)。但馬刺就是這樣的球隊,每個人的優點和缺點都包裹在團隊里,在球隊需要的時候,總能有人會拿出一點壓箱底的東西……

於是第五場的馬刺成功回歸正常馬刺,吉諾比利打破進球荒,而帕克則16分6助攻——5個助攻來自末節,其中4個喂給了米爾斯的三分——刀刀致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