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三】加內特三打忠義牌 狼老板翻臉展無情

(全文約5千字,閱讀需要10分鐘)

第一回 加內特忠義無雙 老泰勒婊子無情

話說2017年4月22日,此前主場兩連敗的賽爾提克奔赴芝加哥進行系列賽客場第一戰,他們在賽前收到了來自球隊名宿凱文-加內特的錄音。綠凱此役大勝,賽後小球員們深情回味了加內特的口氣,克勞德告訴記者:「他告訴我們最重要的就是找回打球的樂趣。」

「Take that for some fun。」

確實,當時球隊核心控衛以賽亞-托馬斯妹妹剛剛因車禍去世,球隊上下都沉浸在傷感的氛圍中,他們的比賽也因此受到了不小的影響,一時間找不到籃球比賽本身的樂趣也是正常的,而加內特的鼓舞確實來得恰到好處,正中要害,不愧為一代雞湯大師……

……真的,我差點信了。

只是後來又有記者採訪傑拉德-格林,格林說了點實話:「那段話里有很多不可重復的語言。那是一種氣氛,給我們展示了與加內特一起打球時的火爆,我們也必須要有同樣的激情。」

加內特三打忠義牌 米老板

嗯,這樣說才有點像我認知範圍中的加內特:社會我硬特,人狠話也多,好為人師,嫉惡如仇,多愁善感,來之能戰,且戰且退,愛吃甜甜圈不愛癌症患者,怒揍小迷弟隊友,咬諾阿吹大衛擅長伏地挺身……總體而言,他這個人最引人註目的除了41歲年紀還能穿得上緊身牛仔褲外,就是他仍是一個喜怒形於色的大男孩。

對,你見過41歲的男孩嗎?長者加內特或許可以算是一個。一個真正的男孩子除了能文善擼外,還應該具備什麼樣的青春特質呢?至少應該情感豐沛,並且應該還有一點理想主義,一點點桀驁,一點點孑孑獨立的樣子,很挺拔的站在那里,行動上慫一點不要緊,重要的是精神上相信自己是墜硬的。

男孩子的硬漢守則第一條:忠誠,並相信忠誠必有回報。

當然,你要說這是街頭守則我也同意。這種「忠誠」的概念類似日式邏輯中的「義理」,武士忠於大良,大良如果輕薄了武士,武士也可以出於「義理」弄死丫挺的,然後自裁於「忠」的「義理」。

2007年夏天加內特便已把他對灰狼和老板格倫-泰勒的忠心擺到了台面上:「為什麼我的眼里常含淚水?因為我對這片土地愛得深沉。」

在獲悉安吉(賽爾提克總經理)和麥克海爾(時任灰狼副總裁)眉來眼去要在6月28日選秀日之前把自己交易去波士頓那個鬼地方之後,他通過經紀人安迪-米勒發聲:「加內特不會去波士頓,如果交易達成,他將在一個賽季之後跳出合同絕不與凱隊續約。」

可怕,和今年考辛斯坑迪瓦茨的「誰敢交易老子老子明年自由球員後絕對不和你續約」一樣可怕。考辛斯是為了錢,加內特顯然是為了忠誠,以及,一點點可以忽略不計的掌控權啦。

據加內特當時灰狼隊的匿名隊友告訴記者,加內特內心最想去的地方首選菲尼克,彼時兩屆MVP納什光芒萬丈,球風華麗無雙,和他合作的隊友都拿到了大合同,但,這並不重要,狼王不差錢,該是他的錢一個子兒都不會差,關鍵在於,試問有誰不想和兩連MVP當隊友?你去問問杜蘭特他想不想,答案是很明確的嘛。

而後來加內特為之動情落淚的「真理」皮爾斯正帶領綠凱豪取18連敗,在東部以24勝的成績墊底,看看他們的名單吧:除了場均出手18次拿到25分3.2次失誤的皮爾斯將將能看外,這支球隊幾乎全是他媽的25歲以下的生瓜蛋子,那個韋斯特一臉衰樣,那個矮而胖卻喜歡在籃下轉圈,那個紅頭髮的是什麼鬼,還有個沒脖子的矮子撲克臉內線連上籃都不會,還有個只會傳球的小瘦子後衛喜歡下四子棋。

所以四子棋又是什麼東西?

哇,還有拉特利夫,來自上個世紀的殘渣!

麥克-奧洛沃坎迪,瓦利-蘇澤比亞克……這特麼不是剛從我這兒滾蛋沒兩年的貨嗎?

哦,操蛋的瓦利!好想給他臉上再來一拳的說。

嗯,所以說,這支球隊,老弱病殘,全了。為什麼會有殘?9根手指都在打籃球啊。

「所以我為什麼要去?而且如果交易的話,可能連這些貨色都不會留下。」加內特當時也許就是這樣看那支賽爾提克的吧。他的經紀人的「絕對不會去波士頓」的聲明讓安吉和麥克海爾之間的小動作胎死腹中。

當然,加內特可能什麼都沒想,他只想告訴明尼蘇達的球迷們,他從來沒有想過要離開這里,就像5年後魔獸霍華德告訴奧蘭多球迷時說的一樣。

是老板泰勒的態度讓他感到絕望,據加內特自己說他曾經和老板有過一次親切交流,老板講話的精神大約是這樣:「喂,硬特嗎?我們不準備和你續約因為我捨不得一億美元。我們也不會補強,我們什麼也不準備做……我們就是要減少薪水,然後重建。」

這肯定不是泰勒原話,因為聽起來這也太傻比,你敢想有任何一個球隊老板在想留下當家球星的情況下說出這種話?

哦對,也許他當時已經不想留下加內特了,所以他就說出了這種帶有強烈「去他媽的老子反正要辭職了再也不忍你了」的言論?但他自己就是老板啊……唔,算了,反正不管泰勒以什麼措辭說了什麼,在當時的加內特聽來就是這個意思。時隔數年後回憶這段經歷的時候加內特仍表現的震驚不已:「好啊,這就是我在灰狼呆了整整12年頭之後,你對我的回報?你的良心不會痛嗎?」

「這和往我臉上打了一拳有什麼區別?」加內特告訴記者。

「臉上被打了一拳」的加內特當機立斷作出了典型的硬特式回應:扯呼。這個時候縱然是去賽爾提克也無妨,畢竟事關尊嚴,一種被人背叛的刺痛感,一種忠誠被踐踏的無力感,你們不是加內特,你們不懂。

更何況,賽爾提克剛剛用2007年5號秀傑夫-格林、德隆特-韋斯特和斯澤爾比亞克打包交易來西雅圖末代皇帝雷-阿倫。

加內特行事素來謹慎,他找來好友比盧普斯和泰倫-盧咨詢究竟該去哪里是好,芝加哥大城市、克利夫蘭小皇帝、達拉斯瘋狂庫班、洛杉磯柯白忍以及菲尼克兩連MVP……真正無限的未來可能性。他問道:「波士頓那個城市怎樣?」

得到昌西(在波士頓度過了半個新秀賽季)和盧員外的誠懇建議後,加內特心意已決,經紀人米勒再度登場,帶著主顧的意思找到了安吉和麥克海爾,雙方才開啟了第二輪談判,這已經是2007年7月份的事情了。

第二回 身在曹營心在漢 硬特終返灰狼

順利轉會綠凱,加內特揚名四海,終於踩著科比和加索爾拿到了自己的第一個總冠軍,雖然沒有拿到FMVP,但終究也開始向著導師的方向發展了,雖然只在波士頓呆了6個賽季,加內特已經以賽爾提克自居,畢竟17面冠軍旗子不是開玩笑的。去年剛剛加盟綠凱的霍福德就說了:「我沒辦法不去看那些冠軍旗幟。氣場太強大了,讓我印象深刻。」

「一時染綠,一生帶綠」的榮耀感讓加內特即便離開了波士頓,還時時懷念這段美好時光,即便到了今年有了自己的電視節目了,還邀請08奪冠成員小聚,在聚會上他們聽到了杜威二少開始有交流的好消息,希望沒被邀請的阿倫也能有所領悟,反正影片到處都是,阿倫應該也很難忍住不看吧,等傷好了再聚也不遲。

2014年已經在籃網的加內特向記者透露了自己的退役計劃:「我不想當球隊總經理,也不想去執教。」

「我想買下灰狼。」

講這話的時候,加內特已經38歲了,場均只能拿到6.5分6.6籃板。過往的恩怨已經放在一邊,人上了歲數還是更願意想想當年的榮耀時刻,那些沖天怒吼,那些捶胸頓足,那一份6年1.26億,那一份5年1億……以及構建在這兩份合同之上的忠誠體驗,呵,多麼美好的回憶。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感情,彼處仍有故人在,麥克海爾固然已經去火箭執教又下課,但他一手提拔的菲利普還在。

那個執教了加內特九年又被麥克海爾和泰勒開掉的菲利普-桑德斯已經重返明尼蘇達當總裁兼教練。有親人的地方,就有家,對吧?

所以加內特決定把家買下來。

當時有兩個條件決定這種事情的可能性:

首先,當時灰狼市值4.3億美元,加內特算算自己戎馬一生也賺了3.5億多,湊吧湊吧和菲利普組個財團完全可以出手,事實上,菲利普早在2013年就已經著手組團準備買下灰狼,能夠重返灰狼執掌管理層,也是一度被認為是泰勒要賣掉球隊的前兆。

其次,彼時狼隊老板泰勒確實有賣球隊的心。早在1994年,明州土著,71歲的參議院泰勒為了幫家鄉留住灰狼,懷著一顆赤子之心出資8850萬買下球隊。但俗話說久病床前無赤子,2007年加內特走人確實對老頭打擊不小,萌生退意,再加上新總裁卡恩各種神藥猛劑,狼隊三魂去了兩魂,我可能老頭看著盧彪上籃打鐵的帥樣也是情難自已。

所以泰勒確實要賣球隊,但是他和馬魯夫兄弟相比有一點好處,就是他從來都是支持家鄉體育事業,賣隊可以,但一定要留在明尼蘇達,不能般到什麼西雅圖去。所以桑德斯也應該是和老頭有此一約。

諸位,要知道2014年發生了什麼,鮑爾默刷下20億美鈔買下快艇,這等天價確實讓人無法不心動,亞特蘭大老鷹那邊就有一位豪傑東施效顰,學斯特林模樣自我揭發:「我也有種族歧視啊快來批判我快來逼我賣掉球隊呀!」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但老鷹賣了8.5億美鈔。想一想泰勒爺的心情,快一百歲的人了,還守著這焦頭爛額的攤子作甚?過去五年他曾兩度接近將球隊轉手。現在菲利普和加內特要買下球隊,他們是不會把灰狼遷走的,那確實也不錯。

於是2015年,加內特帶著金黃色的夢想回到了明尼蘇達。

落葉歸根,即便無法像科比一樣花車遊街式退役,也可以像鄧肯一樣默默離開,但從未走遠,都挺好的。

第三回 菲利普身故驟變天 加內特被裁再走人

現在,加內特應邀成為快艇球員發展顧問,做一些和納什一樣的營生,協助球員訓練。這確實是符合加內特個人興趣的,「我喜歡指導(teaching),但不喜歡執教(coaching)」。

當然,2015年回到灰狼的時候,加內特也是懷著同樣的心情,他決意要好好指導下灰狼這幫小哈士奇們。所以他和球隊簽下了一份2年合同,錢不多,夠用就好,加上還有一條,2016-17賽季不打的話,加內特可以進入球隊管理層。

買球隊的事呢?等等無妨嘛,老板這麼墨跡一時半會兒怎麼下得去手,反正現在是加內特和狼隊教父桑德斯的天下,跑不了的。

然而,天有不測風雲,就在2015-16賽季開始前夕,桑德斯因罹患癌症驟然病故,加內特非常悲傷,畢竟是一手將高中生的自己帶大的男人。

但在這個悲傷的賽季結束之後,加內特突然發現自己已經沒有繼續下去的理由。泰勒雇傭了湯姆-錫伯杜擔當球隊主席兼主教練,雇傭斯科特-賴登為總經理,新的管理層迅速建立,前總經理米爾特-牛頓和前主帥薩姆-米歇爾被裁。

牛頓和米歇爾都是桑德斯的嫡系,米歇爾也和加內特本人過從甚密,他們在1995-2002年期間當過7年隊友。米歇爾這個人有點意思,在2015-16賽季最後一場比賽被裁之後,他在8月接受採訪時有人問他加內特是否會退役,他答道:「我們被解雇的莫名其妙。我們都知道加內特是性情中人,他非常的忠誠。之前團隊中的人一下子走了這麼多,造成了非常不好的影響,尤其是對他。」

「如果加內特下賽季不打了的話,這都是灰狼咎由自取。」

寥寥數語,暗藏機鋒。

加內特江湖上的名號就是忠義無雙,按米歇爾這說法,如果自己下課影響這麼大,加內特下個賽季還能出來打球嗎?看著摯友遭此不測,加內特又豈能獨善其身?這不是對朋友不忠嗎?

幾句話就想逼得加內特為自己背書,米歇爾厲害。

各位交朋友,我建議不要交米歇爾這樣的。

加內特與米切爾
加內特與米切爾

題外話不多說,果然最終加內特還是選擇和球隊協商買斷,宣布退役。消息來得倉促而匆忙,卻總讓人感到餘味不佳。

此番狼狽走人之後,加內特撕破臉皮:「我愛灰狼的年輕人們。我也告訴錫伯杜我願意和他共事。但很顯然我和泰勒之間在很多事情上無法達成一致,最終走到現在這一步。」

「他們甚至不願意給桑德斯退役一件球衣!」

並且,果然和米歇爾有關的:「他們怎麼能那樣對待米歇爾?他們怎麼能在比賽日解雇米歇爾?你不能這樣做。你不能!你知道嗎?我在這個聯盟里學到的最重要的事情包括職業態度、忠誠,這些造就了如今的我。」

「現在我必須要重新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