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季總決賽G7剛完,KD就已同意加盟勇士 怎麼回事?

閱讀提示:本文長約5500字

原文作者:Lee Jenkins/SI

譯者:kewell

距離2016年總決賽結束已經過去了30分鐘,德拉蒙德-格林仍然坐在更衣室里,球衣都沒脫就開始找手機。他身邊的隊友都在忙著洗澡換衣服,恨不得立刻逃離甲骨文球館,不想聞到對手噴灑的香檳味道。

但格林不著急走,他腦海里慢慢回放了過去一周里勇士崩潰的畫面:勒布朗追身大帽伊戈達拉,庫里面對勒夫出手三分打鐵,勇士神秘地啞火……他在想:我究竟要怎麼做,才能保證這一切不再重演?

他可以開始一次群聊,或者計劃一次去夏威夷的旅行,或者是從6月起就住在訓練館,直到新賽季開始。但這些行為都無法保證他能戰勝勒布朗,格林自問:「什麼才能幫我們越過難關,變得無可戰勝?而且不僅要統治一年,而是同時很長很長一段時間?」

其實這不是一個「什麼」的問題,而是「誰」。格林相信勇士還需要找來一個能為庫里減輕負擔的人,同時還要在防守端解放他的壓力,讓他可以放心去火鍋和搶斷。能滿足這個條件的人,聯盟里只有一個。

於是,就在那時的更衣室,穿著那身球衣,在經歷人生最痛苦失敗還不到1小時之後,格林聯繫了凱文-杜蘭特。在復述他給阿杜的信息時,格林說:「看到我們缺什麼了吧?我們需要你,讓這件事發生吧。」

格林當時已經招募阿杜好幾個月了,而這時他最有力的一次出擊,選在了最恰當的時刻。「就在剛輸掉G7之後,說明了我有多嚴肅認真。」他說。勇士當然不需要杜蘭特了,他們都拿到了73勝的戰績。但格林願意賭一把,杜蘭特也一樣。

格林一條短信締造KD時代 要阻止勇士隻能靠規則?

在NBA,超級巨星身上都背負著一個倒計時,如果27歲還沒冠軍,這個倒計時就讓他們很焦慮了。沒人能夠想像頂級巨星的這種壓力,就算是現在的哈登和維斯都不行。它來自讚助商,來自9位數的大合同,甚至來自鄰居和朋友。杜蘭特說:「我媽都理解不了,我爸也理解不了,我的兄弟都一樣。或許只有一個人能真正理解。」

那個人就是勒布朗,他在克利夫蘭7年無冠,最終受不了那個「定時炸彈」,去了邁阿密追求冠軍。而現在輪到杜蘭特自己了。

格林盯著手機,等待阿杜的恢復。那時候,雷霆還很有信心能夠跟他續約,整個6月,都有一位球隊官員跟他保持聯絡,讓雷霆對前景很樂觀。那位官員說:「勇士輸掉總冠軍的那一天,讓一切都變得不一樣了。那些電話和簡訊,讓他(跟雷霆)越來越遠了。」

勇士在3-1領先的情況下被逆轉,被各種表情包嘲笑了一整個夏天。但在輸掉G7的那一晚,當格林回到家里洗澡的時候,他已經感覺到了,笑到最後的人會是他們。杜蘭特的回復跳出到手機螢幕上:「我準備好了,讓我們一起吧。」

(編者註:換句話說,KD在2016年6月20日就已決定加盟勇士,直到7月4日才正式宣布。此間14天,他先後會面了雷霆、勇士、馬刺、熱火、賽爾提克和快艇。)

51個星期過去了,勇士對騎士的又一輪總決賽已經結束,格林重新回到熟悉的更衣室,杜蘭特的座位跟他隔了三個人,周圍都是酒瓶。他們沒再發簡訊,而是互相祝酒,慶祝一個新冠軍的誕生和一支球隊永遠被載入史冊。

* * * *

「我知道,有一個人在某個地方想著取代我的地位。我也知道他在哪里。他就在俄克拉荷馬。他是我的動力和靈感,我看到他前進的方向,跟我曾走過的路一樣。我理解他的心態,因為他也理解我的。我們的方向就是對撞。」

這是勒布朗在2012年用來描述杜蘭特的話。那時候,距離他在總決賽5場淘汰阿杜已經過去了小半年。當時他們關係還很好,休賽期一起在阿克倫訓練,總決賽期間還曾在邁阿密共進晚餐。杜蘭特說:「勒布朗就跟英雄一般偉大,而我只是個子比較高而已。」

但接下來的5年中,挑戰「王位」的人來了又走,從德里克-羅斯到保羅-喬治,誰也沒有成功,杜蘭特是他唯一的威脅。阿杜在2014年拿下常規賽MVP,但在2015年受傷病困擾,2016年又被勇士淘汰。當時在雷霆跟快艇的系列賽里,馬特-巴恩斯要對位杜蘭特,克里斯-保羅防守維斯。

巴恩斯對阿杜噴垃圾話:「這世界上唯一能防住你的人,就是你的隊友。」這位縱橫球場多年的老將講話可謂一針見血,直刺阿杜心中最痛的地方。

阿杜跟勒布朗的「對撞」從來沒遇發生,因為兩人前行的層次並不是一起的,即便方向相對,仍然錯過。直到阿杜加盟勇士,他才終於站在了跟勒布朗同一層次的地方。為了準備這場對撞,阿杜研究勒布朗6年,每天睡得很少。他不斷想像自己站在冠軍頒獎儀式的樣子,擁抱家人。

在G4第三節中,杜蘭特不滿勒夫的惡意犯規,結果勒布朗很不滿阿杜的反應,兩人就在技術台前互噴起來。世界上最好和第二好的球員,終於「對撞」了。他們爭執的內容並不重要,正如杜蘭特一位心腹所說:「重要的,是凱文面對他沒有退縮。」

格林一條短信締造KD時代 要阻止勇士隻能靠規則?

勇士輸掉了G4,這是他們在今年季後賽輸掉的第一場也是唯一一場球。但3-1領先還是喚起了很多不好的回憶,哪怕現在的勇士已經不同。等到他們會到主場備戰G5,發現市中心的萬豪酒店正在舉辦大麻產業峰會。杜蘭特每天早上練投籃的地方就在峰會的三層樓之上,他練完之後中午丟休息了一下,晚上就去了甲骨文球館,在入口跟傑里-韋斯特寒暄了一陣。

勇士一開始打的不太鎮定,但杜蘭特穩住了局面,在第二節用一記後撤步三分幫助勇士掀起高潮,第三節也用一記三分終結了騎士的反撲之勢,第四節勝負未定的時候,他也再進了一記關鍵三分。最後,杜蘭特全場拿到了39分,拿下了個人第一個總冠軍。他拿著球運到終場,隨後站在邊線附近,看著隊友沖到場上慶祝。第一個擁抱他的人卻是勒布朗。

在勇士創下常規賽最佳戰績的一年後,他們又拿到了季後賽最佳戰績。那些在2015年嘗到首冠滋味的年輕球員還在,而對於杜蘭特來說,這一切都是陌生的。去年夏天他選擇組成四巨頭,這意味著賭上一切。但在灣區,他並不是任何人的跟班,他在總決賽場均得到35.2分8.0籃板5.4助攻,拿到了FMVP。一個總被調侃為「萬年老二」的人終於成了第一。

* * * *

杜蘭特是在去年美國國慶日當天宣布離開維斯和雷霆的,他自己也曾想過是否做出了正確的選擇。他還曾對朋友抱怨:「這下我非拿出完美的表現不可了。」在訓練營,勇士教練們都說杜蘭特有點緊張和不安,就好像是剛去一所新學校的孩子一樣。

後來,他把自己最喜歡的單曲之一《Don’t Worry, Be
Happy(別擔心,快樂點)》當成了必放的車載音樂。在奧克蘭市中心的勇士訓練館里有一個四面籃筐,在訓練結束後,庫里占一面,格林占一面,克萊占一面,剩下的一面給大家用。阿杜沒有專門的籃筐,只好跟替補們用一個。

「我不想任何人為我退讓。」他說,「我是要為這個團隊增加價值,而不是影響氛圍的。我想要融入這里的文化,同時也要堅持做自己。這是一個難以保持的平衡,我覺得我有時候太過努力了一點。」

適應期是無可避免的,勇士和雷霆的氛圍差別非常大,杜蘭特也告訴勇士助教團:「我再也不想靠單挑得分了。」但即便如此,他有時候還是會呆立在外線,忘記該執行的戰術。在研究錄像的時候,教練總是會暫停指出:「KD,你又站著不動了。」在雷霆,球總會來找他,但在勇士,他必須動起來。

「我必須對他們敞開心扉,露出弱點。」杜蘭特說。在季前賽的時候,他請助教布魯斯-弗雷澤喝酒,見弗雷澤要了龍舌蘭,本來點了尊美醇的他也改要龍舌蘭了。他都不記得自己上次跟教練一起喝酒是什麼時候,也許從來都沒有過。「做出這種轉會決定,我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他對弗雷澤坦誠道,「真的有點可怕,雖然實際上我覺得比我想像要順利,大家的感情是真的。」

就算沒人在訓練中讓出籃筐,但庫里還是在常規賽的前幾個月把球權和表現機會讓給了杜蘭特,而後杜蘭特也投桃報李。他們的友善度太高了,但反而沒什麼用。一位勇士教練也抱怨道:「強力球員打球卻都無力。」

跟超級巨星共處很好,但需要付出。但勇士輸的太少了,都難以之處遇到障礙究竟該誰負責。他們在三月遭遇了一次三連敗,但杜蘭特那時候都因傷休戰了,總經理鮑勃-梅耶斯走到訓練場地,告訴大家全被炒了。弗雷澤笑著說:「沒問題,我馬上就去瓜達拉哈拉大學執教了。」他說那所大學距離海邊很近,還有一個龍舌蘭酒廠,勇士把遣散金給他,他買一輛大眾小巴車就走。杜蘭特接嘴道:「真的?我去給你做助教好了。」

杜蘭特自己也有一輛復古的大眾小巴車,就停在他位於奧克蘭山的房子門前。商業夥伴里克-克萊曼住在他樓下,克萊曼說他「有點嬉皮士的風格」。阿杜在18歲的時候就認識克萊曼了,當時他還是剛被超音速選中的新秀。克萊曼帶他去看了一場Jay-Z的演唱會,給了他一張後台通行證,讓他有機會見到Jay-Z本人,但結果杜蘭特卻不好意思,沒去。

「比起那時候,他現在成長太多了。」克萊曼說。他是籃球巨星,也開始探索籃球之外的世界。他會詢問餐廳主廚的菜譜,在家里玩無人機,買一些藝術品,玩玩攝影,但都算不上愛好者。最近,他跟克萊曼一起追看美劇《億萬》,還會專門去搜尋劇里提到的金融名詞。

格林一條短信締造KD時代 要阻止勇士隻能靠規則?

勇士也是他探索發現的一步。「以前我在球館的路上總想著為勝利要拿出完美表現,現在,我想的東西變了。」杜蘭特說。他說求勝的壓力仍在,但被轉移了。「我開始想比賽其他的部分,比如切入、傳球、防守,我不再覺得自己需要每回合都去得分,每個關鍵球都要打進,我不一定非要做主角。」

從對手的窒息包夾中被解放,杜蘭特打出了前所未有的效率,投籃命中率生涯最高,場均出手則降到了最低。上賽季,他每場比賽平均運球156.0次,本賽季降到了96.6次。

等到了春天的時候,他在訓練里甚至開始用庫里的籃筐了。他們有時候會一起玩投籃遊戲,站在三分線外同一個點連續出手,有時候得連投15次才會有一個人投丟。4月,弗雷澤改進了他們的遊戲,讓他們必須連進10個。也不知道是不是這個遊戲的功勞,他們在季後賽開始的時候,默契是前所未有的好。

勇士一連贏了14場季後賽,大部分都是大勝,直到總決賽G3才算遇上了困難。在比賽還剩1分15秒的時候,勇士還以111-113落後,騎士叫了暫停。史蒂夫-科爾告訴大家,拿到球權之後,他希望大家把球交到杜蘭特手里。

* * * *

勒布朗所說的對撞,在剛開始的時候其實就已經結束了,杜蘭特在左側拔起投進的反超三分終結了系列賽的懸念。在2011年夏天,勒布朗還是公敵,而杜蘭特就成了人們喜愛的甜心。NBA還在停擺,杜蘭特為了鍛煉,經常在家鄉華盛頓騎行20英里。他造訪了白宮,看了紀念碑,之前他從來都沒遊覽過這些地方。

不遊玩的時候他就在打球,參加各種各樣的街球聯賽,最引人註目的,就是在紐約哈林區的洛克公園,他穿一件橙色的21號球衣,手感無可阻擋,一個接一個的三分,最終瘋砍下66分,當比賽結束,所有觀眾把他簇擁在中央。他的訓練師賈斯汀-佐梅洛當時就在場邊,而在總決賽G3的最後,他也在速貸球館,當科沃爾投三分不進,他就看著杜蘭特搶下籃板往左路走。

格林一條短信締造KD時代 要阻止勇士隻能靠規則?

33歲的佐梅洛在雷霆陪伴杜蘭特兩年,幫助他鍛煉形體,訓練意志,讓他學會數據分析,研究錄像。當他們不再合作,佐梅洛做了約翰-沃爾的訓練師。在總決賽,他覺得自己得去給這個老朋友助助陣。勇士贏下比賽後,杜蘭特邊吃飯還邊用手機看比賽片段,佐梅洛說:「真有趣,他依然在學習。」

季後賽開始前,杜蘭特曾請佐梅洛回來幫助他,把上百個比賽片段傳到他手機上,同時也要寫好備忘。比如勒夫如果走中路,他會轉身勾手;如果他去邊線,就會是跳投。或者是,勒布朗在往左突破幹拔時的命中率為38%,往右是31%。又或者是騎士會堵住擋拆,但給你運球兩步跳投的機會,還有籃下拋投,還有急停跳投。

佐梅洛也會發給他一些騎士和熱火的老比賽片段,早到2012年。在總決賽期間,他們每天都會交流。G2開始前的凌晨4點,G3開始前的凌晨2點,他們都在聊。KD不再跟勒布朗一起吃飯了,他在絞盡腦汁要把他的比賽肢解。

當G3還剩下48秒,杜蘭特跑過中場的時候,勇士還落後2分,佐梅洛祈禱它往籃下攻,但他知道阿杜不會的。在左側的幹拔三分可以說是他過去的象徵之一,那是他最有節奏的出手之一,是他在洛克公園投進的那種球。

「就算再怎麼計劃,再怎麼訓練,你都會回到自己當年在家後院練球的樣子。」杜蘭特說。他看見勒布朗在三分線內一步剎車,然後迎著他伸出的左臂出手,他的右手掌越過詹皇的頭頂,仿佛要把他的皇冠給摘下來。

這些隱喻的解讀都是後話了。比賽結束後,杜蘭特和佐梅洛在克利夫蘭的麗茲酒店看錄像看到凌晨3點。要說杜蘭特靠一球或一個系列賽就超越了勒布朗有點誇大,勒布朗在總決賽拿下場均三雙,他在場時騎士可是比勇士得了更多分的。但杜蘭特的三分確實讓騎士取得了3-0的領先,讓總決賽基本蓋棺定論。

在更衣室外面,杜蘭特的母親擁抱了科爾。科爾說:「我真為你感到高興。」自稱「最酷籃球媽媽」的旺達杜蘭特回答道:「我也為你感到高興。」

科爾在季後賽缺席了六周時間,後背手術的後遺症又復發了。助教們看著他兩年來都在受罪,有時候甚至把冰袋敷在臉上緩解頭痛,他們漸漸也不再問他感覺如何了。但當科爾告訴他們自己要在總決賽G2復出,他們都懷疑他的身體情況。科爾笑著說,他好得差不多了。勇士很有可能成為史上最強的球隊,他可不願意錯過那麼多。

「他們也不是不可戰勝的。」一位騎士高層說,「但要擊敗他們,真得做到完美才行。」

* * * *

杜蘭特讓勇士從豪強變成了怪獸,勇士也改變了他。他的表現就跟在雷霆一樣出色,但是以不同的方式。他的隊友成了庫里和湯普森,比起伊巴卡和塞弗洛薩,他現在有了更多出手的空間,還能像勒布朗那樣做出突破分球的選擇。

他以前經常在暫停時詢問雷霆助教羅恩-亞當斯:「我的防守怎麼樣?」現在亞當斯在勇士做助教,他說那時候阿杜的防守有時候很出色,「現在則更加穩定。」因為有了水花兄弟,KD的負擔沒有一般超級巨星那麼重了,進攻壓力的減少,讓他在防守上能投入更多。

格林一條短信締造KD時代 要阻止勇士隻能靠規則?

在總決賽,杜蘭特防過厄文和勒布朗,這兩個位置的差距可是很大的,想到他在參加新秀聯合試訓時都完不成185磅推舉,現在他的防守表現可謂太出眾了。在G2的一個20秒片段中,杜蘭特封蓋了厄文,隨後投進幹拔三分,然後再搶斷了勒布朗。

現在,整個俄亥俄東北會充滿憤怒,那些渴望奪冠的城市也會憤怒。他們發現,沒有人能夠挑戰勇士,除非他們受傷,杜蘭特的時代開始了。勇士後衛伊安-克拉克說:「我相信他會面臨水壩泄洪的局面。」其他球隊大可以根據勇士調整陣容,但除非NBA對薪水帽再次進行調整,他們沒什麼辦法縮小跟勇士的天賦差距。

格林在一年前G7結束後那熱切的簡訊,給梅耶斯和杜蘭特的電話會一直存留在歷史上。那一晚勇士輸掉了總冠軍,但天知道接下來他們會贏下多少個。

Normal
0

7.8磅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CN
X-NONE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普通表格;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riority:99;
mso-style-qformat: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5pt;
mso-bidi-font-size:11.0pt;
font-family:”Cambria”,”serif”;
mso-ascii-font-family:Cambria;
mso-ascii-theme-font:minor-latin;
mso-hansi-font-family:Cambria;
mso-hansi-theme-font:minor-latin;
mso-font-kerning:1.0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