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火為詹皇耗盡一切 為何LBJ還要瞞韋德”耍”萊利?

經《勒布朗-詹姆斯:王者歸來》內容版權方湖北科學技術出版社授權,我們將其中關於詹姆斯決定回家那章摘錄出來,跟作者一起體驗他當時的心路歷程。該書原版由詹姆斯「禦用記者」文霍斯特和麥克馬納民撰寫,中文版由前NBA記者黎雙富擔任策劃兼翻譯,分上下兩冊,上冊為原著譯本,下冊為23個媒體人和意見領袖的《詹姆斯印象》,天貓、京東、當當等各大電商正在熱銷。【上篇回顧:詹皇2014回家內幕:6隊哄搶 騎士險因一點錯失LBJ<span 】

熱火為詹皇耗盡一切 為何LBJ還要瞞韋德耍萊利?

7月6日,星期日,吉爾伯托登上他的灣流四型私人飛機,從底特律機場起飛去勞德代爾堡機場(邁阿密北部城市)。當他還在空中的時候,一個克利夫蘭的電台主持人發了一條推特,向大家公告了吉爾伯托正前往佛羅里達的事情。幾分鐘之內,記者和球迷們就從航空網站上發現了他的飛機和目的地,種種猜測甚囂塵上。飛機還在往南飛,吉爾伯托反復排練著自己要對詹姆斯說的話,這時候他聽說這個秘密會面計劃已經暴露。他的第一反應是試圖掩蓋它,然後他在社交媒體上撒了個謊,說自己其實還在自家後院。然後他指示飛行員改道,目的地從勞德代爾堡的好萊塢國際機場,換到13英里(約21千米)以北、更加隱秘的勞德代爾堡行政機場。

「我有一堆筆記要在飛機上看,我需要確保自己完全明白我們現在的處境、我們的陣容情況、我們還有多少薪金空間可以用。」吉爾伯托說,「然後這個消息傳出去以後,我就跟飛行員說能不能換個機場。真是好一番折騰。」

騎士老板吉爾伯托
騎士老板吉爾伯托

吉爾伯托坐車去到保羅安排的公寓,會面將在那里進行。保羅和特米尼已經提前抵達邁阿密,吉爾伯托則按照要求獨自前往,他也不知道那里除了詹姆斯之外,自己還會見到誰。結果,只有詹姆斯的小圈子在那里。

沒有含淚的道歉,這只是一個保羅和詹姆斯決定必須要完成的過程。他們也沒有給出任何承諾,沒有接受任何合同,他們就只是看著對方的眼睛,解釋此前的種種。

他們談起了2010年詹姆斯離開騎士的那一夜。詹姆斯的《決定》,他在電視直播節目上宣布自己要去邁阿密,而那深深地傷害了吉爾伯托。吉爾伯托那份憤怒的公開信,也曾深深地傷害了詹姆斯。吉爾伯托用了一句他精心準備的台詞,他告訴詹姆斯,他們曾經有過五年美好的時光,還有一個糟糕的晚上。然後他的話題轉向未來,描述著他們隊里的天才球員們,還有他新雇傭的主帥以及歐文即將簽下的新合同,還有他願意圍繞詹姆斯招募更多天賦球員的承諾。

他們握手言和。

保羅說他會繼續保持聯繫。吉爾伯托回到機場然後飛回家,第二天,他把自己的飛機從航空網站上設定為「屏蔽「狀態。

「我不知道我們會花多少時間去談論過去,結果答案是沒多久,大概10~15分鐘。」吉爾伯托說,「我曾經無數次想像過這個場景,而實際發生的時候,比我的想像中要舒服得多。我們聊了兩三個小時,就是這樣。我現在感覺很好,我認為我們有機會把他帶回來,但我不知道他還在做什麼,或者還有誰也在爭取他的青睞。當處在這樣的情境中時,你總是會擔心你不知道的事情。」

星期一,也就是7月7日,詹姆斯在Coral Gables(譯者註:邁阿密南部地區)拍了一個廣告,自從他加盟邁阿密以來就一直住在這里。稍後他飛向拉斯維加斯,計劃在那里參加年度的耐克訓練營,那是為頂尖高中及大學球員開設的勒布朗·詹姆斯技巧學院。韋德和一些朋友跟他約在Lavo見面,那是一家非常昂貴的義大利餐館,就在長街上的帕拉佐賭場度假酒店里。這樣的碰面實在是噱頭十足,以至於那家餐館後來發了個通稿,說他們點了牛排和海鮮。不過實際上那並不是一個帶有策略討論的商務會面,純粹就是一群人在一起玩,接下來他們還要去附近的夜店,在那里詹姆斯的幾個朋友在擔任DJ。沒有人討論關於自由球員市場的任何話題。

與此同時,邁阿密熱火做了他們休賽期的頭兩筆交易。在等待詹姆斯答復的同時,他們與約什·麥克羅伯茨達成協議,4年2300萬美元。麥克羅伯茨原來是夏洛特山貓隊球員,在剛結束的季後賽里跟他們有過交手。他們還簽下了丹尼·格蘭傑,曾經的全明星前鋒,職業生涯被膝蓋傷勢拖累。熱火這兩筆交易主要是為了填補那些退役的角色球員所留下的空缺。

保羅繼續跟熱火隊保持著聯繫,但並沒有邀請他們去克利夫蘭見面。畢竟詹姆斯過去四年里都在此效力,他沒必要再聽取更多的陳述。不過,熱火隊受邀去到拉斯維加斯,他們將在詹姆斯舉辦訓練營期間跟詹姆斯見面會談。時間安排在7月9日,星期三。

熱火隊顯然不太習慣這樣的情況,這麼多天過去了,他們的明星球員們還在市場上。但萊利相信自己能把他們都帶回來。休斯敦火箭隊給德州出生的波什報了價,4年8800萬的頂薪合同。波什之前一直在杜拜騎駱駝,在馬爾地夫的度假村放鬆,在斯里蘭卡跟大象合影,然後飛到加納參加NBA的非洲訓練營。他一直在等待著詹姆斯先做決定,像其他人一樣,他也有種種猜測,但並沒有得到過任何準確的線索,因此他希望先保留自己的選擇餘地。

詹姆斯開始跟韋德一起玩耍,這讓熱火感到了一些安心,畢竟韋德還是打算留在邁阿密的。詹姆斯和韋德從那天晚飯以後就開始在詹姆斯的訓練營里共同訓練。那是在拉斯維加斯市中心往北的一個會展中心里,詹姆斯通常是跟那些高中生和大學球員一起訓練,還常常把自己的明星朋友們帶來一起打對抗賽。韋德還在養他的膝蓋,但時不時也能跟詹姆斯一起玩。不過,就像其他人一樣,韋德對於詹姆斯的決定也只有猜測,詹姆斯把大部分的想法都藏在心里。即使韋德對他而言已經更像個家人,但他還是不能參與到這樣的決定中來。從韋德的角度來說,他也已經放棄積極招募詹姆斯的想法,他們倆人已經太過熟悉,這樣的招募會顯得淺薄而且無用。詹姆斯當然清楚韋德的感受。

熱火為詹皇耗盡一切 為何LBJ還要瞞韋德耍萊利?

保羅告訴其他幾支球隊,詹姆斯已經不再考慮他們。24小時內,小牛隊簽下了自由球員錢德勒·帕森斯;海伍德答應了夏洛特黃蜂隊4年6300萬的報價,但由於他是一個受限制自由球員,所以猶他爵士匹配合同然後留下了他——如果換成騎士隊,結果可能也是一樣;公牛隊同時還在追逐安東尼,但他們也開始著重於簽下保羅·加索爾。

在訓練之後,詹姆斯去到Wynn酒店,這家酒店是美國國家隊過去幾年過來訓練時選擇下榻的地方,在2006年到2012間,詹姆斯在這里度過了4個夏天,因此他也開始把這里當成他在拉斯維加斯的「基地」。在這里,他繼續與保羅和卡特討論下一步的決定。

其中一個主要的話題是,這個決定會怎樣影響他的歷史地位。回到克利夫蘭能改變大眾對他職業生涯的看法嗎?這是他從未面對過的挑戰——成為歷史的創造者,而不僅僅是一個棋子,他在熱火的時候,有時確實感覺自己更像一顆棋子。他們反復推演著這兩個選項——是留在邁阿密,還是回到克利夫蘭,他們開始慢慢用「改變歷史地位的壯舉」這個說法來解釋回到克利夫蘭的選擇。

詹姆斯密切地觀察著騎士隊的動作,他對他們的陣容了解甚多。去年秋天熱火去克利夫蘭打客場的時候,他就曾經拋下一個小小的暗示。當時熱火贏了那場比賽,而騎士隊狀態很差,這注定又是一個失敗的賽季。但詹姆斯跳出來大肆表揚了騎士隊,說歐文「具有非凡的天賦」,還說騎士隊「有一些確實不錯的球員」。他知道如果他選擇騎士隊的話,他能夠對這個陣容產生影響,而他的團隊也開始討論這些因素。

詹姆斯跟歐文沒有什麼特別的交情。他們在2012年美國國家隊訓練營的時候一起打過球,然後他們都是耐克簽約的球員。但歐文跟科比·布萊恩特更親近,畢竟後者是他從小到大崇拜的對象。無論如何,詹姆斯相信他能夠跟歐文成功搭檔,因為他的天賦確實出眾,他也相信自己能夠指導他。詹姆斯剛進NBA的時候從未尋求過年長球員的幫助和教導,但他自己還挺享受指點年輕球員的過程,無論對方實際上是否願意。許多人還是願意的,畢竟詹姆斯已經進聯盟11年,很多小球員都是他的球迷。

但詹姆斯感覺騎士還需要一個大個子,籃子好的那種。在邁阿密他們有三巨頭,除了他和韋德之外,還有波什,那就是一個能防守中鋒,也能夠從外線投籃的大前鋒,歷史證明了這是一個能奪冠的組合。詹姆斯和他的朋友們討論著,誰能夠到克利夫蘭來充當這個角色,他們最後得出了三個名字:拉馬庫斯·阿爾德里奇、凱文·勒夫和安東尼——安東尼在詹姆斯身邊可以當大前鋒用。

阿爾德里奇跟拓荒者還有合同在身,騎士不知道他們能不能交易到他。安東尼是自由球員,正在全國巡回接受各隊遊說,包括芝加哥、休斯敦、達拉斯和洛杉磯在內,但詹姆斯不認為他會離開紐約,更不要說來克利夫蘭了。這樣他們的選擇就只剩下勒夫,他剛剛打出了一個最佳賽季,而灰狼一直想交易他。詹姆斯剛好又知道騎士有可能得到他,因為格里芬和吉爾伯托在跟他見面的時候都提過。但他們需要得到勒夫本人的首肯,這一點,詹姆斯認為他自己能辦到。

騎士隊還是充滿希望,但他們已經開始緊張了。錢寧·弗萊,他們希望簽下的另一個自由球員,已經答應了去魔術。他們當然希望詹姆斯能來,但他們也擔心,萬一詹姆斯還是決定回熱火,他們到時候就沒人可以簽了。與此同時,詹姆斯的團隊什麼確定的消息都沒給他們,反而是一直在追問,騎士到底有沒有清好他們的薪金空間,準備好頂薪合同。

在這個過程中,孟德爾松聯繫上了李·詹金斯,《體育畫報》的撰稿人,他在過去幾年里已經為詹姆斯寫過若干次封面報導。詹金斯和孟德爾松以前就詹姆斯這一次要如何宣布自己的自由轉會決定進行過討論。幾個月以前,傑森·柯林斯在這個雜誌上發表了一篇第一人稱的文章,公開宣布自己是同性戀。另外,馬上要成為新秀的賈巴里·帕克也在《體育畫報》上寫了一篇文章,宣布自己將離開杜克成為職業球員。

無論詹姆斯最終的選擇如何,宣布決定的方式、方法都需要格外注意。詹姆斯在2010年那個《決定》節目,受到了廣泛的批評,盡管他和他的團隊依然認為,那是一個非常前衛的處理方式——把主動權都交到球員手里,而且它還給慈善機構募到了7位數的善款,而且改變了運動員宣布重大事項的性質。但落到具體執行上,可商榷的問題就多了。在一條信息說140個字符成為主流的大背景下,詹姆斯使用的「我要把天賦帶到南海灘」這樣的句子,感覺像是一個法庭宣判被迅速傳播,也因此失去了為自己的決定做詳細解釋的機會。選擇用這種方式進行電視直播也是一個錯誤。孟德爾松的主業其實是在政治領域(譯者註:曾幫助施瓦辛格成功競選成為加州州長),他跟詹姆斯的合作肯定可以吸取2010年的教訓,改善他的呈現方式。

詹金斯應邀從洛杉磯來到拉斯維加斯,盡管沒有被告知原因,甚至沒人承諾說要讓詹姆斯接受他的採訪。如果詹姆斯最終決定跟熱火續約,那麼這個選擇或許也不需要多做解釋。如果他選擇騎士,詹姆斯知道他就必須要從深度和廣度上解釋自己的感情和想法。詹金斯定了一張機票,坐了45分鐘的飛機抵達拉斯維加斯,不知道自己接下來將面對什麼。

7月9日,星期三,騎士隊跟波士頓賽爾提克和布魯克林籃網完成三方交易。他們將傑里特·傑克和他剩餘的三年合同送到布魯克林。傑克是他們前一年錯誤簽下的球員,他將得到他的6300萬。但是現在,騰出薪金空間是球隊的第一要務。為了做成這筆交易,騎士隊還不得不付出他們2016年的首輪簽,這個選秀權最終去了波士頓。他們還把泰勒·澤勒和謝爾蓋·卡拉肖夫的簽約權送走以騰出薪金空間。當一切塵埃落定時,騎士甩掉了950萬美元,剛好有足夠的薪金空間來簽下一名頂薪球員。

他們的賭註已經完全壓在了桌子上。

他們完成交易之後沒多久,保羅就對吉爾伯托及福布斯提出邀約,邀請他們第二天在拉斯維加斯見一面。吉爾伯托當時在愛達荷州的太陽谷參加年度Allen&Co.媒體會議。這個地方對吉爾伯托和詹姆斯而言都有特殊意義,這里是億萬富翁、CEO和政客們的年度高端聚會地,2009年,吉爾伯托曾邀請詹姆斯參加過這個聚會——Allen&Co.在2004年吉爾伯托入主騎士隊時幫忙牽過線,並且希望能用這個機會來說服詹姆斯提前完成續約。他們最終沒有能在那里見面。第二年,吉爾伯托也是在太陽谷里,得知了詹姆斯宣布要去邁阿密的消息,然後他在那里寫下了憤怒的字句。

現在,他又來到了愛達荷,這一次,他即將重新得到詹姆斯。

那天下午,萊利和熱火總經理安迪·艾利斯伯格來到拉斯維加斯跟詹姆斯見面。這是萊利說服詹姆斯的機會。他主要是想向詹姆斯宣傳熱火這個俱樂部的穩定性,這在職業體育圈幾乎無可匹敵,萊利在這里工作了20年,艾利斯伯格有26年,主帥埃里克·斯波爾斯特拉也有19年了。而騎士呢,3年換了3個教練,6年換了3個總經理。另外,萊利還談到了他們新簽下的麥克羅伯茨和格蘭傑,他們和詹姆斯在選秀里最喜歡的球員內皮爾一樣,都可以迅速融入球隊。

會談還在進行中,兩個巨大的起重機出現在詹姆斯位於Coral Gables的豪宅門前。他們是來自奧蘭多的汽車搬運公司,他們要把一些詹姆斯的車運到北方,包括他最喜歡開著在城里兜風的紅色法拉利。詹姆斯每年都會把一些車運回阿克倫,但在自由球員市場緊張的氣氛下,熱火球迷開始騷動。

他們的會談繼續,詹姆斯和保羅沒有給熱火任何的提示。這讓萊利感覺很不安,因為他本希望在這里就敲定簽約。後來雙方都對此有不同的觀點,萊利感覺他飛來拉斯維加斯就是浪費時間,畢竟詹姆斯上個禮拜在邁阿密度過那麼長時間。熱火還覺得詹姆斯明明已經打定了主意,還故意吊萊利的胃口。ESPN的丹·勒·巴塔徳跟萊利的關係很好,他後來在邁阿密電台節目上說,在他們見面的時候,詹姆斯的酒店套房里還開著電視,正播一場世界盃足球賽,萊利覺得大家的心思並不完全在這次談話上。一年之後在某場新聞記者會上,萊利還語焉不詳但意有所指地提到,他認為詹姆斯及其團隊在那段時間的表現,是「笑臉之下暗藏心機」。

底線是,萊利感覺沒有被尊重。

從詹姆斯的角度來說,他已經給萊利了一個其他球隊都沒有的機會。詹姆斯沒有跟任何其他管理層人員面對面交談。吉爾伯托的會談里也沒帶上格里芬。而且詹姆斯給了萊利最後一個陳述的機會。在當時和幾年之後,詹姆斯和保羅都堅稱他們在熱火到來之前都還沒有做出最終決定。詹姆斯確實在認真考慮回到克利夫蘭的可能性,但他們給了熱火一個最後的機會去爭取他的回歸,而這應該是萊利一直想要的。

底線是,詹姆斯覺得他已經很尊重萊利了。

然而以下事實是無可爭論的:連續幾年為冠軍征戰讓熱火耗盡了建隊資源。他們變得更老、更弱,而且補充新援的選擇範圍更小。尤其是在跟騎士隊做對比的時候,邁阿密處於劣勢,是因為他們過去四年圍繞詹姆斯打造冠軍球隊的過程中用力過猛了,不過熱火並不會因為這些努力而得到加分。

熱火為詹皇耗盡一切 為何LBJ還要瞞韋德耍萊利?

在職業生涯的這個階段,詹姆斯在做決定的時候已經完全將其當成一門生意,他的態度跟那些球隊的看法相似,當一個曾經的核心球員度過他的巔峰,那麼他就會被裁掉或者被送走。從詹姆斯的角度來說,他是用同一標準在對待熱火的。簡單來說,沒有什麼主隊交情。萊利和艾利斯伯格相信他們能克服這些挑戰,保持球隊的競爭力,連續第五年進入總決賽,這是自從20世紀60年代波士頓賽爾提克以來就沒有人完成過的壯舉。這件事當然很難,長期處於巔峰會削弱球員對冠軍的渴望。但萊利和艾利斯伯格的過往記錄很強悍,他們有理由相信自己的計劃能成功。

但在那個時刻,由於環境影響,詹姆斯需要更強力的說服。而與2010年不同的是,熱火已經沒有辦法再給他製造驚喜。這不是熱火的錯,他們過去四年都在爭奪總冠軍,而騎士在這段時間里有著NBA最差的戰績,他們當然很容易重建,但擺在詹姆斯面前的情況就是如此。

2014年7月10日,詹姆斯召集他的小團隊在他的酒店套房里開會。在頭一天與熱火的會議結束後,他跟朋友說他已經快要做出決定了,但希望睡一覺醒來再定奪。他們這群人討論了45分鐘,最後推演了一遍整個情況,到最後,詹姆斯做出了決定——他要回到克利夫蘭。

會議結束,詹姆斯給他太太打了一個電話。孟德爾松召喚住在樓下房間里的詹金斯,詹金斯坐電梯來到詹姆斯位於58層的套房,在未來的24小時,他將短暫成為這個機密小圈子的一員。

詹姆斯吃早餐的時候,詹金斯對他進行了一個採訪。詹姆斯要準備一篇第一人稱的文章,發表在《體育畫報》上,而詹金斯將協助他進行撰寫。詹姆斯的目標是完全解釋自己的動機,不要給媒體有記者會後那種斷章取義的機會。

事實上,他已經決定了不開記者會。詹金斯是一個非常優秀的撰稿人,還拿過不少獎,但主要的想法還是來自於詹姆斯。他談到了過去四年的經歷就好像去念了大學,他實際上從來沒上過大學;他還談到在俄亥俄東北部長大的經歷;他談到了他宣布離開克利夫蘭那天的心情。

詹金斯錄下了他們的對話,那並不是很長。他很快就回到自己的房間,將詹姆斯的話付諸筆端,然後組合成為一篇動情的文章。

詹金斯窩在房間里趕稿的時候,詹姆斯繼續去看他的耐克訓練營。韋德跟他一起出現,這樣的場面發生在萊利跟他私人對話後第二天,看起來是在暗示他要重返邁阿密。熱火因為騎士在頭一天做出的交易舉措感到十分焦慮——有人懷疑騎士隊是不是已經得到了詹姆斯的承諾,才開始做這些交易——同樣的,看到韋德和詹姆斯在一起出現,也讓騎士隊懷疑自己處於什麼位置。

詹姆斯和韋德一起看著這些孩子的時候,吉爾伯托和福布斯來到酒店套房,跟保羅進行了長達4個小時的會談。最主要的就是保羅告訴騎士隊,詹姆斯會簽下什麼樣的合同:1年,2070萬,第二年保留一個球員選項,年薪2150萬美元。

這個舉動讓吉爾伯托和福布斯感到害怕。這不僅意味著詹姆斯保留著最大的操作空間,他還有最大的話語權。如果騎士違背任何一個承諾讓他感到不開心,比如說不願意在薪金總額上多花錢,這份合同沒有任何長期的條款可以保護他們,他可以一年期滿就走人。

這是個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是研究了詹姆斯的財務安全和做了市場分析後做出的決定。特米尼的專長就是合同談判和構建,他已經細致研究過了詹姆斯的選項,他相信,由於薪水帽在未來幾年內肯定會大幅上漲,所以在2014年簽下長期合同是不明智的。尤其不明智的是鎖定到2016年,那時候因為新電視轉播合同生效,聯盟的收入會飛漲,球員薪水水平也會大幅度飆升。

「重要的一課是,如果一個球員不願意續約,那麼不管他是誰,無論他在哪里打球,不管他剛打出什麼樣的賽季,你都不能夠貿然讓他以自由球員身份進入市場,因為最終什麼也撈不回來。」吉爾伯托曾經說過,「這不是球員的錯,這是老板的問題。」

幾年之後,現在的他再次處於這樣的情況,保羅告訴他說詹姆斯只願意承諾一年,沒有商量的餘地,這是必須的條款。

吉爾伯托和福布斯進行了一些討論,試圖去理解這個情況,但到最後,這兩個資深生意人發現,這里面根本沒有他們可以討價還價的空間,最終只能同意。在那個時候,吉爾伯托覺得自己已經快要把詹姆斯帶回來了,他催了幾次,希望保羅能給他們一個答案,這樣球隊好開始進行準備。

但是,保羅依然沉默。吉爾伯托還是不確定到底是怎麼回事。詹姆斯已經做好了決定——他會回到騎士,詹金斯正在寫他的宣言。不過,保羅還是不願意亮出底牌。

「里奇是世界上最好的牌手,我們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他完全不動聲色。」吉爾伯托說,「他跟我說:‘丹,我們現在正處在決策洞里。’我說:‘里奇,什麼是決策洞?在蝙蝠洞旁邊嗎?’」

樓下,詹金斯正在為他職業生涯里最大的寫作任務而奮戰,他希望能夠以詹姆斯的口吻寫出這篇文章。當詹姆斯談起他在熱火的隊友時,他總是使用昵稱,哈斯勒姆是「UD」,波什是「CB」,查爾莫斯是「里奧」,甚至萊利都是「萊爾斯」。他從來沒寫過這樣的東西,因為最重要的兩個段落在最後:

在俄亥俄州東北部,沒有什麼可以不勞而獲的東西,所有東西都必須親手去掙得,你必須為你所擁有的東西而努力工作。

我已經準備好接受這個挑戰。我要回家了。

詹金斯在四個小時里完成了初稿,發去給詹姆斯的團隊看,等待著修改和意見。他回到酒店大堂去弄了點吃的,感覺自己突然置身在某種間諜電影里。他拉下自己戴的聖地亞哥教士隊的帽子,遮過眼睛,他擔心自己會撞上某個與自己相熟的記者,然後露出馬腳。

當他回房間的時候,一個漂亮女人攔住了他,問他有沒有興趣帶她參觀一下他的床。詹金斯定住了,他的大腦飛快運轉,甚至開始懷疑這是不是什麼間諜機構派來偷取他秘密的,也許想把他迷暈,然後搶走他的電腦什麼的。他不得不抖了一下,才把自己晃回現實:這就是一個妓女在勾搭他,這種事情在拉斯維加斯天天都在發生,他帶著零食回到自己的房間,沒有帶那個女人。

在看完訓練營那天下午的訓練環節之後,詹姆斯去到拉斯維加斯麥卡倫國際機場,登上了一輛耐克公司的專機。此行的目的地是邁阿密,而韋德跟他一起,他們之前就安排好了要一起回家。兩天之後,他還要去里約熱內盧出席足球世界盃的活動,這是耐克宣傳的一部分。這趟飛機上有耐克的工作人員、詹姆斯團隊的一些人以及韋德。在飛機向東飛行的時候,夜幕漸漸降臨,詹姆斯審閱了詹金斯的初稿,做出了一些修改,但他沒有告訴韋德。

「你不能要求德維恩扛著這樣的秘密,」保羅說,「不能這樣做,這會讓他處在尷尬的位置上。」

他們抵達邁阿密的時候已經很晚,韋德和詹姆斯擁抱告別,走向不同的車輛。某個邁阿密地方電視台拍到了他們的抵達,而球迷們迅速開始分析這代表著什麼。然而,韋德感到了詹姆斯的疏離,他開始相信他確實是想要回克利夫蘭。但就像吉爾伯托、格里芬、萊利和其他人一樣,他也什麼都不能確定。

回到拉斯維加斯,詹金斯完成了文章的終稿,幾個經過篩選的《體育畫報》編輯開始準備發布。他們使用了一張以前登上過雜誌封面的詹姆斯照片,那是2012年他獲得該雜誌評選的年度最佳運動員時的照片,現在重新加工,加上了一行標題——「我要回家了」。保羅和詹姆斯有一個標準流程,他們要在上午通知一些熟人和朋友,而文章將在2014年7月11日東部時間的中午發布。

第二天早上,詹姆斯給韋德打了電話,告訴他自己的決定;他給身在非洲的波什發了簡訊。2010年,因為沒能親自告訴騎士隊自己離開的壞消息,他飽受批評,這次他親自通知了阿里森和萊利,而這次的互動,接下來數年都將在他腦子里翻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