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薪悖論:NBA”扶貧政策”為何反逼球星抱團?

文:網易特約作者王歡辰

新賽季將是2010級的第8個年頭。然而僅僅7年過去,除了狀元沃爾,還在聯盟效力的剩下2010級球員全都換過東家——原本最可能守護小市場球隊的海沃德和喬治相繼走人,算上半年前被主動交易的考辛斯,這一屆再無第二位從一而終。

如果再算上2011級的吉米-巴特勒,這四位可以歸為一類:小市場球隊的當家球員,因為母隊無法滿足薪金/戰績的要求,動了想走的念頭,或是自行跑路,或是被主隊兜售。幸福的球隊都一樣續約,不幸的各有各的理由。傑克馬兩條準則里,受委屈應該都有,錢給沒給夠就另說。不過當新版勞資協議的一個條款推出,一切都大不一樣了。

頂薪悖論:NBA扶貧政策為何反逼球星抱團?

將在2017-18賽季實施的新版勞資協議,增設的最著名條款便是指定老將條款(designated veteran player rule),用於從沒轉會過的(或前四年菜鳥合同內被交易過來),球齡達到7-9個賽季之間,到期合同續約,或剩餘1-2個賽季延長合同的,可以拿到最多為薪水帽35%的起薪,而非正常的30%。

要想拿到35%,首先需要滿足標準。除了以上資格之外,還需要滿足:

1.上一年或者過去3年里的2年,入選最佳陣容(一二三陣均可);

2.上一年或者過去3年里的2年,當選最佳防守球員;

3.最近3年里有1年,當選MVP。

至於為什麼要3年里2年,而且特意加了「前四年被交易而來」?這條是火箭總經理莫雷提出加上的——2015-16賽季哈登無緣三陣,一切都說得通了。

規則規定,自由球員可以拿到最多5年合同,有1-2年合同在身的,最長可以延續到總計6年。因此庫里今夏如願拿到5年2.01億,另外三個滿足條件的哈登、維斯布魯克和沃爾,也都延長到了6年合同。

但是現在問題來了:在當初設定時被解讀為「最大程度幫助非豪門留住球星」的政策扶貧,最後卻沒有幫助絕望的母隊留下核心,甚至以至於讓這四人都幾乎和母隊撕破了臉,怎麼到最後就反著來了呢?

頂薪悖論:NBA扶貧政策為何反逼球星抱團?

海沃德情況先拿出來:當年爵士沒給他開5年頂薪,是黃蜂開了4年頂薪報價後爵士才匹配的。當時就有些不爽的海沃德今年非常可惜的無緣三陣,就算執行下一年合同也失去了符合指定老將條款的標準。所以即使爵士給了頂薪續約,在錢上和綠軍能給的差距也不大,於是還是選擇去了波士頓。

喬治的例子有些相似:他也是只差一點,落選三陣。不過喬治或者說他的背後參謀團,把進不去三陣的理由歸結在溜馬球隊爛市場小上——去年喬治進了三陣,自然有底氣跟球隊叫板:你看要是你們強一點,我是不是就簽指定老將條款留下來了?現在你們斷我財路,不爽了我要走人。

不管喬治之心過往群眾知道多少,這個理由總是甩得不那麼純粹,或者說厚道。你開口要,也得看球隊給不給是不?5年2億總不是個小數目——那邊廂考辛斯提前一年就拿了兩個二陣,結果國王想了想:又要給大價錢,又要找強力幫手多麻煩,不如省個事兒?就地就把考辛斯留新奧爾良了。

所以考辛斯莫名換了個隊,自己未來續約的頂薪還平白少了起碼一年500多萬。但總有比他還冤的:吉米-巴特勒更莫名突然卷入交易流言,還沒等採訪澄清,選秀大會當天就給賣了。也是指定老將條款惹的禍,如果你記得公牛老板雷因斯多夫有多摳門,這事兒就好理解了。

頂薪悖論:NBA扶貧政策為何反逼球星抱團?

新千年以來,雷因斯多夫的口號就是:永遠不交奢侈稅!且不說拒絕續約本-戈登,羅爾-鄧還有一年合同突然換了報銷的拜納姆;功勛隊長辛里奇貼了個首輪送出去,就為了不交奢侈稅。對了2011-12賽季縮水,聯盟將人員下限調整到13人,公牛是全聯盟唯一一個剛好13人的;3年後下限調整到14人,新賽季開始時聯盟一共449人——少的那個還是公牛。雷因斯多夫理直氣壯:我的球隊,不養閒人!

紮克-洛維寫文章直接一筆懟過去:你說這種人,會在巴特勒33歲的時候付他4000多萬?

(對了,有點諷刺:巴特勒今年進了三陣,搶的就是喬治和海沃德的。)

回到4個最終完成指定老將條款的球員:庫里、哈登、沃爾和維斯布魯克身上。4個人的共同點是在這當口,球隊完全不能讓他離開。庫里不用多說;維斯布魯克MVP之外,俄城在北美四大聯盟也只有雷霆一支,眾望所歸加上杜蘭特跑路事件,多少錢都得續約,越早越好!

另外兩位稍微有點像:比爾和波特連續兩年拿到嚇死人的頂薪,球隊老大只能多不能少——比爾1.2億惹沃爾不爽不管真的假的,現在起碼安個心,以後打成什麼樣聽天由命吧。其實火箭的亞歷山大也是這麼想的:哈登肯定要續吧;保羅能換肯定要換的吧;能不能保證奪冠誰知道?反正球隊現在最值錢,穩住他倆賣了球隊趁早跑路吧。

頂薪悖論:NBA扶貧政策為何反逼球星抱團?

這就是聯盟的現狀了:虧出血的籃網老板普羅霍羅夫正在研究怎麼回倉閃人;灰狼老板格倫-泰勒沒打算把球隊友情價讓給加內特,倒是天天用自家喉舌造勢說球隊市值瘋漲。不過比起俄國人打落牙齒和血吞的窘境,泰勒精明得很:既然維金斯這1.5億是非砸不可了,就算是打水漂,也得讓全世界球迷聽個巨響。

這里又要出現新版勞資協議的第二個條款:指定新秀條款。

指定新秀條款指的是:新秀球員打完第三個賽季,球隊可以和他商談續約。如果球隊使用指定新秀條款,球員的起薪將達到薪水帽至少25%,最大可以為30%。而且指定新秀條款沒有規定觸發條件,完全由球隊決定。

這一條等於是直接把上一版勞資協議的「羅斯條款」徹底毀掉了——上一版的規定是:普通新秀的頂薪為薪水帽的25%,羅斯條款可以拿到30%。但需要在新秀合同前三年滿足:

1.入選2次最佳陣容(一二三陣均可);

2.被選為2次全明星首發;

3.當選1次MVP。

雖然雷霆喊著不合理(杜蘭特被強行補發羅斯條款加薪水,導致影響後續操作),但起碼有了明確標準:羅斯的MVP、利拉德和喬治的兩個最佳陣容。格里芬的兩個全明星首發(早於他的兩個二陣)。於是濃眉最後一年意外錯失大合同、騎士管理層求著不要給厄文投票進首發……規則寫得清楚沒什麼好爭的。

頂薪悖論:NBA扶貧政策為何反逼球星抱團?

然而維金斯坐上了時代的和諧號,沒準指定新秀條款以後以他命名了——前三年沒有最佳陣容、沒有全明星,連季後賽都沒打過的球員,現在直接突破25%頂薪要拿30%了。重點不在從5年1.5億後面加上了個「起」字啊親,明明在於:他要滿足正常的羅斯條款,下一年得拿個MVP。

這是一個眉默厄淚的故事。

於是維金斯在理論上最多能拿到1.7X億的5年合同。泰勒老板一邊笑呵呵地跟媒體說,維金斯是未來王牌啊多少錢都得續,我們不賣他!一邊不打自招下賽季的目標:季後賽必須的吧,最好進個前四……

據說灰狼的市值是10個億,泰勒老板作為明州著名土豪,2015年的福布斯身家是18.6個億。維金斯這筆他心不心疼暫且不說了,明年還有一個唐斯呢?

看麻煩不嫌事兒大的記者立刻跑去問了唐斯:維金斯簽頂薪,明年你也能提前簽這麼大,你怎麼看?結果21歲的小夥說得記者一愣一愣的:我們正處於NBA最蓬勃發展的好時代,感謝NBA的經濟擴張,讓我們有大錢賺。

所以還用想麼?忽悠不動了,乖乖給錢吧。

時代造就早慧:維金斯這單1.5億,好歹能用3年只缺1場做賣點;跟他同一屆的76人「大帝」恩比德,眼看著也要從費城拿走這1.5億,問題是,他這3年一共才打了31場。按著前三年新秀合同算,平均一場44.7萬,全勤一年得3670萬。

但是,你又不能不給。哪怕全隊一年的營收都不夠給他開一年半薪水,也不敢惹球員不爽——這年頭做個決定比以前簡單太多了,指不定哪次沒哄好就被當成跑路的借口了。喬治和海沃德這倆濃眉大眼的都叛變革命了,看來小前鋒這崗有毒。

頂薪悖論:NBA扶貧政策為何反逼球星抱團?

9年240億轉播合同簽下來,球員立馬翻身做主人。一掃1998和2011兩版勞資協議的屈辱,在談判桌上占盡上風。不對,連談判桌都省了,這次球員工會擬好條款,給30支球隊挨個走程序按手印就行。前兩版又是BRI,又是削減最大合同年限又特赦條款的,這里完全不在乎了。就一句,薪水帽正常提就行。

蕭華總裁剛上任,提了一句不情之請:能不能逐年遞增薪水帽,避免瞬間提起來的薪金擾亂市場。球員工會客客氣氣回應:門都沒有。於是去年夏天的合同就全都爆裂了:窮鬼線都定在8100萬了,甭管怎麼花的了,趕緊把錢花出去啊!

於是最荒謬的一筆簽約誕生了:5.1分3.8板的邁爾斯-普拉姆利拿到4年5200萬,然後他4個月內被賣了兩回。數據又降了一半的大普拉姆利被全聯盟搶著要,最近又換到了魔獸霍華德——誰讓你老鷹給他2300萬的?都是垃圾合同,我要1300萬那個!

一年後少了三老的灰熊流著淚無話可說。

邁爾斯的弟弟,目前賦閒在家且數據是弟弟兩倍的梅森-普拉姆利也無話可說。

頂薪悖論:NBA扶貧政策為何反逼球星抱團?

維金斯、唐斯、恩比德和西蒙斯們,代表著NBA的新生勢力,他們天賦出眾且早早懂得NBA的玩法,在進入大學以前已經規劃好了未來的一大半生涯。在這個錢不如紙的時代,只要保持著健康(恩比德和帕克表示也不要緊),哪怕天賦沒來得及兌現,能拿的錢一個子兒都少不了——NBA設定的頂薪標準現在完全成了基準線:哦最多給這麼多,那就不講價了就這麼多吧。一年前巫師講價未遂的波特,現在籃網開的報價不但頂薪,還按簽約花紅來給每年直接到手一半呢,怎麼樣巫師還不是老老實實匹配了?

比爾、波特、沃爾,一個比一個貴,但硬著頭皮也得強留;維金斯和唐斯如是,未來的恩比德、西蒙斯、富爾茨亦如是。指定老將條款和指定新秀條款的出發點本來是一樣的,但卻徹底大相徑庭:前者是球隊心生疑慮致使雙方分道揚鑣,後者則是巴不得趕緊拖出去續了,種了三年的果子,怎麼能讓他人摘了去。

顯然,指定老將條款最終讓符合標準的人拿到合同:今年的4位,還有明年的萊納德。但原本被認為是得益者的小球隊核心,根本算不得這里來。原因很簡單:這類球員不足以幫助球隊奪冠,他們為球隊帶來的財政和知名度的提升,遠沒有指定頂薪這麼巨額。薪水帽雖然提升,球隊也分到了這麼多錢,可老板的錢又不是大風刮來的,沒道理必須一次性花出去。這種二線球星,遠不如超天賦潛力球星給人帶來的遐想空間——他們比老將的頂薪還是便宜的,還能帶著賣賣票拉更多有錢人入坑。

於是,早年吃新秀紅利的收集大量高位秀的球隊,會更快遭到薪金的反噬:已經解體的雷霆、現在的巫師、未來的灰狼和76人,如果不能在短時間內用冠軍作為回報來緩解,未來面臨的很可能是拆東牆補西牆:不差錢如拓荒者,也只能賠上尼科爾森的2000萬薪水3000萬奢侈稅白送克拉比,省這5000萬的未來壓力;騎士已經到了懲罰奢侈稅的復利計算期,老板也有些玩不轉了。

頂薪悖論:NBA扶貧政策為何反逼球星抱團?

按這樣的發展趨勢,NBA的各隊遲早又要回歸到正常的建隊模式:1-2個頂薪球星,2-3個中產,輔以廉價合同和新秀球員們。和十幾年前不同的是他們的薪水的確按比例漲起來了,但總薪水的構成仍然有不會有大變。NBA本身便是巨星拿頂薪新秀拿廉價合同以及諸多不上鏡的低薪龍套構成的一檔商業娛樂化Game,誰能賺錢誰多拿錢就是最淺顯不變的道理。

只不過,這次球員工會的大佬們還是象徵性地在吃完肉給小弟們留了點湯,也定了兩個新規則:新秀合同和底薪提升35%;「雙向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