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M”腦殘”操作卻總要聯盟擦屁股 真不讓蕭華省心

每年NBA官方都會將接到來自競賽委員會的一些提案,之後拿來和各支球隊代表探討。通常都是修正規則漏洞,增加比賽流暢性的——比如今年就取消了20秒短暫停,大幅減少了暫停總次數,目標都是為了讓比賽更好看。

但有時候的一些提案,擺明了是有明顯失敗案例,不得已做出的管控。比如今年賽事委員會呈遞上的「籃網規則」或者「比利-金規則」,就有點「這盤(鍋)咱得接了」的無奈感覺。

總是逼成接盤俠? NBA:心累!寫個條款詛咒你

賽事委員會的建議是:禁止一支球隊在擁有另一支球隊的首輪選秀權的情況下,還擁有和對方互換首輪簽順序的權利。

不用腦子也能想到說的就是那筆從驚世變成警世的交易:在2013年夏天,籃網和賽爾提克完成了一筆大交易,從賽爾提克換來皮爾斯、加內特和特里,籃網送出傑拉德-華萊士和馬尚-布魯克斯等5名球員之外,還送出了2014年、2016年和2018年的連續三年無保護首輪,以及2017年的首輪互換權。

這就導致了今年賽爾提克一邊打東決高高興興抽中狀元,戰績墊底的籃網卻只有第27順位的尷尬。然後那3個首輪分別是2014年首輪第17順位的詹姆斯-楊和2016年首輪第3順位傑倫-布朗,還有2018年擁有籃網的首輪選秀權,看籃網現在的狀態,這個2018年也不能低了。

要說籃網「僅僅」送出這麼多,還得感謝一個人:80年代時期的騎士老板泰德-斯泰平:斯泰平在1980年以200萬買進38%的騎士股權,並在之後繼續吃進,到了1981年達到了82%。然後這位老板就開始大刀闊斧地整改球隊了:他執掌的第一年就換了4個主教練,並且倡導黑人白人人數平等,他把自己稱之為「真正的一體化社會理念」。

這個理論看似公平,但在黑人已占統治地位的70年代,這實際上就是種族主義在球場的直接體現。泰德-斯泰平的理論是,「每支球隊有超過75%的黑人,但為市場買單的黑人不到5%。黑人不買票也不買電視產品,我們的球隊要為金主服務。」於是他的球隊陣容中白人6個,黑人5個,成為同時代唯一一支白人人數占上風的球隊。當然,也是歷史受歡迎率最低的球隊。騎士隊當時被稱為「克利夫蘭屍體隊(Cleveland Cadavers)」。

令斯泰平真正「名垂千古」的,還是他那一系列無解操作:1980年交易截止日,騎士用1982年首輪換了湖人1980年的首輪。結果湖人拿到了名人堂冠軍小前鋒詹姆斯-沃西,騎士換來的這位場均2.9分,打了一個賽季就離開聯盟了。

到了1980-81賽季,斯泰平送給小牛兩個首輪換來兩名球員,這兩個簽位後來成為了響當當的全明星德里克-哈珀和羅伊-塔普利,騎士得到的倆人一個場均9.9分,另一個一共打了3場合計2分。逼得聯盟在1980年11月緊急凍結了騎士的交易權,雖然不久後解禁,但騎士的每一筆交易需要遞交聯盟副總裁報批。

但是這都沒阻止斯泰平的瘋狂交易:除了沃西,騎士從1980年6月到1983年5月一共送出了1983-86賽季的合計7個首輪,只換回了3個。於是忍無可忍的聯盟迫使斯泰平交出球隊:在1983年5月,只當了3年老板的斯泰平以2000萬將騎士賣給戈登-甘德。在這段時間里,騎士一共66勝180負,換了5個主教練,虧損1500萬。

這些首輪中,不乏大名鼎鼎的名字:哈珀、塔普利、薩姆-帕金斯、施拉姆夫以及羅德曼。為了幫助騎士回血,在甘德接盤後,聯盟一下子發放給騎士1983-86年的連續4個首輪選秀權,才幫助他們緩過氣來。

由此,著名的「泰德-斯泰平規則」誕生:球隊不能連續兩年失去首輪選秀權。如果仍要交易自己的首輪,需要提前換來同一年其他球隊的首輪簽。

要不是斯泰平規則和另一條不能交易超過5年後的選秀權規則,籃網可能連著送給綠衫軍連續更多的首輪簽;但比利-金另辟蹊徑,用交換權作為彌補——之所以中間只給了一個首輪交換權,是因為2015年的已經提前和老鷹互換,偏偏那年老鷹打出60勝東部第一,籃網的15號簽變成了29號,也是吃了大虧。

所以本質來說,斯泰平也好,比利-金也罷,他們的出發點也都是用選秀權換即戰力,短時間內衝擊季後賽甚至冠軍。但過於激進的交易策略讓球隊元氣大傷。籃網沒有聯盟返贈4個首輪,就只能自行解決,所有打出實力的當打球員都被立刻送走換了年輕球員或者選秀權。比利-金揮揮衣袖走人,留下的爛攤子卻要肖恩-馬克斯來接鍋。

總是逼成接盤俠? NBA:心累!寫個條款詛咒你

球隊的管理層各有分工,籃球事務部的一把手,不管是叫總裁還是總經理,他們的首要任務就是給教練湊好一副手里的牌。選秀交易簽約是他們的頭等工作,但做錯了也不一定像上文提到的那樣只坑球隊。比如2010年夏天,生涯從沒拿過中產的馬特-巴恩斯本來和暴龍達成協議簽下2年1000萬的合同。結果是兩邊同時算錯了數:魔術沒有巴恩斯的早鳥權,暴龍也沒有足夠的薪金空間,先簽後換失敗,巴恩斯只能2年360萬去了湖人,白白損失640萬。

到今年夏天,又是先簽後換,又是暴龍:送約瑟夫從溜馬得到邁爾斯的交易因為暴龍薪水超標,帽使用簽換將超過硬薪水。好在雙方及時調整交易,暴龍先把約瑟夫送去溜馬換一個簽約權,再用部分中產簽下邁爾斯解決問題。

以上的事實說明,專業的NBA從業者實際上也是會犯錯的,而正如《一代宗師》里趙本山有關面子和里子的台詞一樣,球隊犯了錯聯盟不可能全讓球隊自己扛——上面給騎士隊發補血選秀權就是例子。但相比給貧血球隊補血,聯盟實際上更看重的是讓豪門球隊不要壟斷,而禁止利益輸送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環。

最近的例子發生在2013年:里弗斯被快艇用一個首輪換去,隨後雙方策劃用加內特和考特尼-李換快艇的小喬丹和卡隆-巴特勒。但聯盟判定兩筆不是獨立交易,而是互為關聯,因此禁止快艇和賽爾提克在一年內互相交易。

總是逼成接盤俠? NBA:心累!寫個條款詛咒你

事實上,對於「利益輸送」這件事,聯盟查得極為嚴格。這是因為NBA和其他三大聯盟都是以聯盟為整體存在,簽訂的廣告和轉播合約也都是整體簽下。雖然由於球隊底蘊以及所處城市仍然有價值和實力上的巨大差異,但在薪水帽設定和倒序選秀方面,聯盟還是力圖打造整體的平衡,試著讓每一支球隊都具備奪冠的競爭力。球員簽下的合同本質上也是和聯盟簽署,因此在交易改換球隊時無需重新簽約,繼續遵循之前的金額和年限。因此30支球隊更像是集團下屬互為競爭關係的分公司,聯盟靠的是持續變動的實力分布來謀求長遠的動態競爭力而非幾家獨大,在這種情況下,可能出現的「資產輸送」就要被嚴令禁止了。

這件事在另一方面的體現就是NBA對簽訂合同細節管控極其嚴格:已經簽署的保障合同如果要裁掉,不但要完全支付費用,還要全數計入薪水帽;還剩合同延長時,在當年數額上也只能多不能少。簡而言之,已經花出去的錢就得照付,想其他歪點子,不妨去問問灰狼的麥克海爾會有什麼懲罰(比如當年與史密斯玩陰陽合同讓狼隊損失了5個首輪(但隨後返還了2個,可見看你混不下去了,聯盟還是會出來接盤的))。

因此,在一個閉環的聯盟中,想讓所有玩家參與進來,平衡性是最重要的因素:客觀情況本身存在,主觀的薪水帽和選秀權卻是完全公平公開的。於是在民間的模擬經紀人聯盟,或是范特西數據遊戲,也需要設置有裁定權的「聯盟管理者」或者所有玩家的投票否決權,避免球隊之間因為私交產生的利益輸送,破壞平衡。

總是逼成接盤俠? NBA:心累!寫個條款詛咒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