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庫學著點!拒白宮邀請算什麼?裝X王:讓總統來見我

勒布朗和勇士堪稱宿敵,如今的NBA已經變成他們之間的較量,他們對彼此的惺惺相惜少的可憐,用恨之入骨來形容彼此的感受恐怕更貼切。

但詹皇和勇士並非永遠處於敵對狀態,他們甚至也會建立”統一戰線”,做到這一切的契機並非某件事,而是因為某個人,他就是美國現任總統特朗普。

杜庫學著點!打臉總統+白宮算啥?裝X王:想見我來找我

從美國總統競選開始,勒布朗就公開為希拉里背書,即便是特朗普贏得選戰,勒布朗依然態度堅決,用對美國未來不可預測的擔憂來表達對特朗普的拷問。自那之後,勒布朗更是把特朗普當成了靶子,頻頻向這位美利堅的最高統治者和三軍統帥發炮。

誠然,特朗普就是爭議的化身,自從執掌美國之後,他發表了很多爭議言論,也做了很多爭議之事。尤其是涉及種族問題的不當言論,更是讓特朗普成為眾矢之的,這也是勒布朗頻頻炮轟他的關鍵原因,與此同時勇士的眾將也表達了類似的態度,他們想用拒絕去白宮慶祝奪冠的方式來抵制特朗普。

身處當今這個資訊爆炸的自媒體時代,政治已經無可避免的卷入了每一個人的生活,不管願意與否,你都很難置身事外。像勒布朗這樣擁有一定地位的人,就更不用提了。

杜庫學著點!打臉總統+白宮算啥?裝X王:想見我來找我

杜蘭特最近也重復了自己的觀點,即便特朗普邀請勇士去白宮,他也拒絕前往。不僅如此,他直截了當的說明了原因,「因為我壓根不尊重坐在辦公室里的那個人(特朗普)。」為此,杜蘭特還與特朗普的支持者在社交媒體上吵架,毫不掩飾自己對特朗普的厭惡。

在杜蘭特之前,是庫里最先表達了類似的想法,「有些人在幾個月前就問過我這個問題,」庫里說道,「當時我就假設,如果勇士真的奪冠,我會去嗎?我當時的答案就是,我不會去。我現在仍然堅持這個說法。」

* * * *

那麼可能有人會問,白宮發出邀請之後,勇士會不會強迫全隊參加?杜蘭特和庫里可以自由選擇參加或者不參加嗎?

當然可以。白宮接見體育圈的冠軍隊,並非是強制性行為,更不是法律明文規定必須要盡的義務。也就是說,在杜蘭特和庫里拒絕之前,特朗普也可以選擇打破慣例,不邀請勇士去白宮。

一旦白宮發出邀請,那主動權就掌握在杜蘭特、庫里和勇士手上了,他們可以選擇去,也可以選擇不去。事實上,不給總統面子,拒絕總統邀請並非什麼新鮮事,這樣的情況已經發生過多次。

杜庫學著點!打臉總統+白宮算啥?裝X王:想見我來找我

先說NBA的例子。1984年,賽爾提克擊敗老冤家湖人奪冠,時任總統里根向賽爾提克發出造訪白宮的邀請。按理說,被總統邀請和接見是一種榮譽,但賽爾提克隊中就是有一個人不給里根面子,他就是”裝X之王”拉里-伯德。

伯德後來沒有隨隊到訪白宮,對於具體的理由,他的說法是這樣的(裝X到了這個境界也真是沒誰了),「如果總統想見我,那他知道應該到哪里找我。」

1991年,喬丹拿到生涯第一個總冠軍,但奪冠後的一個舉動卻讓他遭受不少質疑。當時,美國的總統是老布什,按照慣例向公牛發出了邀請,然而喬丹根本沒把這個邀請放在眼里,因為他寧願去打高爾夫。

杜庫學著點!打臉總統+白宮算啥?裝X王:想見我來找我

對於喬丹的選擇,很多人形容為傲慢,也有些人批評他太愚蠢,甚至還有人建議公牛和NBA對他進行懲罰。面對輿論的熱浪,喬丹後來解釋說,在白宮接見公牛的時候,他倒並沒有正在打高爾夫,而是花時間跟家人在一起度假,這是早就已經計劃好的,「我選擇跟家人在一起,陪伴他們,怎麼就成了對總統的不敬了?」

往小了說,這是個體選擇的問題,在不觸碰底線的情況下,每個人都有權選擇自己想做什麼;往大了說,這就是公民的自由問題,這也是美國憲法追求的根本精神和道義,其實就是”說不”跟”說是”同等重要。

不光是NBA,其他項目中也出現過伯德和喬丹這樣的”異類”,他們拒絕白宮邀請的理由各不相同,有私人原因,也有出於政治立場的考量。比如前波士頓棕熊(冰球隊)球星蒂姆-托馬斯,2012年棕熊奪冠後,歐巴馬按照傳統發出了邀請,但托馬斯卻拒絕參加,因為在他看來,美國政府已經被”玩壞了”。

「我覺得,聯邦政府已經失了控,威脅到了公民的自由權和財產權。」托馬斯解釋道,「這不是說是某個政黨的錯誤,對於目前的糟糕形勢,兩個政黨(民主黨和共和黨)都負有責任。」

再比如前巴爾的摩烏鴉(橄欖球隊)球星馬特-伯克,他在2013年也曾拒絕隨隊前往白宮,再次讓歐巴馬陷入尷尬。伯克來自哈佛大學,他擁有自己的政治立場,他在談到拒絕前往白宮的理由時表示,他對於歐巴馬支持”計劃生育”並不認同。

這里所說的計劃生育並非像中國那樣的政策,而是指美國的一個組織名稱。它是一個提供計劃生育相關服務的非營利組織,大約每年接待270萬女性進行各種身體檢查、避孕與墮胎等。這個組織的服務內容,引發了不少的爭議,因為美國社會對墮胎等問題的看法一直都處於撕裂狀態,雙方各持己見,而且背後都有兩個政黨的政治陰影籠罩。

* * * *

無論是托馬斯,還是伯克,都把白宮的邀請當做了在政治上發聲的”陣地”,讓自己的政治立場參與了進來,這與勒布朗對特朗普的炮轟,以及杜蘭特庫里拒絕前往白宮,有異曲同工之妙。

這是勒布朗的自由,是杜蘭特和庫里的自由,也是伯克和托馬斯的自由,並且神聖不可侵犯。但不可否認的是,如今的美國社會,已經被政治正確層層包裹,幾乎透不過氣來。本來很單純的事情,更多的被賦予了本不應屬於它的意義。

拿冠軍隊訪問白宮來說,它本來就是一件很單純的事情。體育隊伍訪問白宮的歷史相當悠久,最早可追溯到美國內戰結束的那一年(1865)。內戰結束後,林肯不幸遭遇刺殺,身為副總統的安德魯-喬韓森接任總統一職。

喬韓森是一個資深的棒球粉絲,成為總統第一天起,他就在白宮設置了豪華的座椅,用來觀看棒球比賽。不僅如此,他還會特意給白宮的員工們放假,好讓他們有時間看棒球比賽。

於是邀請棒球隊訪問白宮,似乎成了必然的事情。1865年8月30日,兩支業餘橄欖球隊布魯克林大西洋和華盛頓國民訪問了白宮,為體育隊伍訪問隊伍開創了先河。

杜庫學著點!打臉總統+白宮算啥?裝X王:想見我來找我

1869年,在總統尤利西斯-格蘭特的主持下,白宮迎來了第一支職業棒球隊辛辛那提紅襪。在最早的這兩次訪問中,還沒有出現冠軍的概念。直到1924年,在總統卡爾文-柯立芝的邀請下,華盛頓參議員成為第一支拜訪白宮的世界職業棒球大賽的冠軍。

1963年,身為總統的約翰-肯尼迪邀請了紅衣主教奧爾巴赫和賽爾提克拜訪白宮,當時的賽爾提克天下無敵,正處在最輝煌的8連冠歷史當中。1980年2月份,總統吉米-卡特邀請了兩支球隊,一支是世界職業棒球大賽冠軍匹茲堡海盜,另一支是超級碗冠軍匹茲堡鋼人,鋼人也成為首支拜訪白宮的超級碗冠軍球隊。10多年後(1991年),在老布什的邀請下,匹茲堡的另一支球隊企鵝成為首支拜訪白宮的冰球隊。

杜庫學著點!打臉總統+白宮算啥?裝X王:想見我來找我

可以看出來,早期的白宮邀請是很不規律的,中間的空白期可能會有很長時間。而經過時間的演化,白宮對冠軍球隊的邀請已經成為慣例,如今白宮不僅每年會邀請四大職業聯盟的冠軍球隊,大學主要項目的冠軍球隊也會享受到這個榮譽。